半個瑞典人:抗疫疲勞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02日

【明報專訊】2月中旬瑞典學校寒假放完一周的星期日黃昏,省政府宣布因巴西變種病毒抵達令感染數字上升,建議小學7至9年級及高中學生延長一周遙距上課。

工會保飯碗 樂觀生活

話說瑞典人的周末向來是私人重地,嚴禁工作有關的事宜「進境」。省政府的官員一定是抹着一額汗,在周日黃昏作出如此倉卒決定,簡直出師不利。還要碰上省內積雪剛融,周末太陽下大地泛起春天氣息,萬千家庭抱着欣欣向榮的心情,黃昏都闔家排排坐在梳化,迎接年度電視盛事歐洲歌唱大賽國內初賽,誰個有空有心去聽第N回疫情新聞?

唉,疫情疲勞已成全球新症。享慣民主自由的瑞典家庭在寒假都懶理政府「推薦」,繼續向滑雪場地出發,無得去法國意大利瑞士的山峰,就往國內水準不俗的滑雪場。聖誕期間去過的朋友說,要排長龍搭吊車,在零下15℃空氣中直發抖。我的單身鄰居最勁,無航機搭索性跟三五知己開車落去阿爾卑斯山,說開車入境可行云云。

疫情下的瑞典人依然有得放假兼去滑雪,反映到人民要疲勞得起,到底也跟社會經濟體系掛鈎。就算過去大半年來有不少人在無選擇下減低工作量,因而人工也下調,強健的工會制度仍能保障飯碗安在。事實上,不少瑞典科研公司和建造業繁榮依然,而受重挫的航空旅遊酒店業界的人,就趁機會進修或再培訓,同時可以申請津貼和貸款。如是者,大部分瑞典人也保持樂觀,靜待世界痊癒期間,繼續維持生活水準。

瑞典人想法「天真」?

當我半埋怨瑞典人欠缺危機感時,身邊總會有人溫馨提示:近代瑞典人沒經歷過戰亂天災,所以培養出旁人眼中迹近天真的性格,對事情憂患的角度有時十分特別。例如瑞典在公平與人權領域上屬世界領航位置,過去一年來幼稚園與小學從未關閉的其中一個爭持論點是:學校關閉會令那些受家庭暴力或性侵的兒童受害危機更大。誠然那是很可怖的後果,但如果我提出這似乎不是當前問題核心,身邊又總會有人提我:問題的核心並非討論的核心,討論的目的亦非為解決問題。因為在瑞典,言論自由與平等一定行先。

疫情疲勞下的政府官員,說到底也不過是社會福利主義下的其中一個天真市民,跟企業總裁和建築工人一樣,面前好多個星期日黃昏,最緊要睇住電視直播歐洲歌唱大賽地區初賽準決賽同決賽後還有全歐洲總決賽。總之好忙,星期一先算。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5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