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職爸爸:從童書因「政治不正確」下架說起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16日

【明報專訊】報載,美國兒童繪本大師蘇斯博士(Dr. Seuss)幾十年前所作的6本作品,因含「政治不正確」漫畫而宣布不再出版。

蘇斯博士三大印象

看到這消息,我感到震驚。我看過蘇斯博士大部分作品,給我三大印象:一、作者關心主流以外的異類(例如How the Grinch Stole Christmas!),完全站在不被主流認同者的立場,為這些孤獨者發聲,怪雞導演添布頓承認一直深受小時候所讀蘇斯博士作品影響;二、作者反對極權,對孩子偏愛,而對故事中的國王極盡貶損之能事(見The 500 Hats of Bartholomew Cubbins,國王先要殺頭上不斷長帽子的小孩,其後變臉要高價收購小孩頭上的紅寶石帽子;又見Bartholomew and the Oobleck,國王一聲令下變成詛咒,弄致天怒人怨民不聊生,到最後他才知道最需要做的是走下神壇,真誠地說句對不起。);三、作者反對將人分類,反對有人有權定義誰比誰更高級(見The Sneetches and Other Stories中,肚子有星鳥歧視肚子無星鳥,結果因為一部「製星機」出現而鬧出連場荒謬情景的故事)。

可是,這一刻,作者的其中6本書,因為某插圖中有把中國人「典型化」等「政治不正確」原因而停售和在圖書館下架。

「政治正確」 誰說了算?

我們的兒童或者普羅大眾,真的脆弱到連讀一本書都會「中毒」的地步嗎?而我們真的可以建立一個所有觀點和價值觀都「無毒」的環境給所有人嗎?當「正確」上升到「只有這樣才正確」的程度時,我恐怕最正確的終會釀成最錯誤的。當有人說,這是最正確的,我們不會恐懼;但當有人說這是最正確的而不容許任何「錯誤」曝光,我們應該非常恐懼。

當希特勒自以為正確時,當然可以把他認為不正確的書燒掉。燒書或者禁書的事,在德國發生,在中國發生,也在現代的香港和美國圖書館發生。

假借保護兒童或教育民眾的美名,把「不正確」逐步移除,結果是為極權鎮壓異見者開路。過去100年,童書中「不正確」的觀點多不勝數(例如埋藏在心底根深柢固的種族定型,例如有抽煙情節,例如科學上的認知在現今科學研究下證明為錯……),可是,我們可以因為要確保「正確」而禁止我們閱讀、討論和思考那許許多有各種各樣「錯誤」的童書嗎?我們日常接觸的文章、書籍、電視和互聯網資訊,誰能保證所有東西在各種標準下都「正確」?假如要「正確」,方法其實只有一個,就是由一個審查委員會說了算。委員會的成員後來不免互相傾軋,到最後只能由一個人說了算。他說那是正確的,就是正確的。

不容許錯誤,表面很好,其實很恐怖。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7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