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還番條命畀父母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23日

【明報專訊】進入正題之前我想先問大家一個問題,究竟子女條命屬誰?每一個新生命都必定由父母孕育,母親懷胎把孩子生下來,孩子生命理所當然屬於父母?同樣問題引伸另一個問題,生育是父母單方面的決定,孩子沒有選擇出生與否、誕生在哪個家庭的自由,所以父母理所當然為子女付出一切?如果生仔要考牌,這兩條是必答題!如果這是辯論題的話,題目是「子女條命屬於父母」,我今次寫的是正方的case。

個案主人翁是我的一個忠實讀者, follow了我的專頁很多年,亦是我的facebook friend。他出的post很陽光正面,工作生活看起來很正常,但內裏原來是活得生不如死,但連死都不能、不敢的抑鬱病患,是一個被父母情緒勒索的典型犧牲者。

多謝讀者們對我的信任,很多想不通的問題無論幾私人幾痛苦,都願意和我分享,問我意見。這一名讀者,一直以來都沒有問過我意見,只是在痛苦到不能自拔要自毁自殘的時候,會send message向我傾訴。我能給的,只是聊勝於無的一些言語鼓勵和開解,他的痛他的苦,始終無法解決。因為我知道他是抑鬱病患者,這些話題我不敢觸碰,怕會刺激他做出一些無可挽回的決定。

擔當聆聽者角色

講起來要多謝我的朋友魚蛋,身為重度抑鬱者,教了我面對抑鬱病發的朋友時該如何反應。原來最好的反應就是沒有反應,只需耐心地靜靜地擔當一個聆聽者的角色就足夠。多餘的說話動作,於事無補,所以我一直努力地學習,擔當聆聽者的角色。

但最近一次,這讀者告訴我患了癌症,已經決定拒絕接受任何治療,因為終於等到解脫機會了!我希望大家不要用常理批判去解讀他的經歷和選擇,我希望大家好好思量思考一下,大家身邊的朋友,有沒有或多或少都像我這個讀者一般,一直被身邊人/親人情緒勒索?

來自基層家庭的他,作為獨生子女,一力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這名讀者一直守在父母身邊,不敢拍拖不敢結婚,即使有對象,父母都會聯手打殘。讀者以父母怕被分薄了愛作為藉口,說服麻醉自己,一切都是因為愛得太深之過,疊埋心水侍奉父母終老。但換來的不是欣賞讚賞,是畀父母嫌棄無鬼用搵得錢少做得唔夠好,語言侮辱欺凌再加拳打腳踢。為什麼要逆來順受?他的答案是因為他們是父母,(自己)條命是父母給的,所以無論如何都要盡做子女的責任,照顧、回饋父母。這個答案,我完全根本無法認同,但亦只能收口無言。

為什麼等到患癌才終於得到一個解脫機會?因為自殺都是對父母不孝,個天要收番佢條命,他就無怨無悔,連父母都無話可說。回顧自己幾十年的人生,活得比死更難受,他終於等到可以「還番條命畀父母」的機會。

即使情况關係未去到如此惡劣,但類似的情緒勒索欺凌case實在太多太多。我想各位會明白,我為什麼一開始會問大家,自己條命究竟誰屬這個問題,我但願大家都有智慧有勇氣,奪回自己的人生選擇話語權。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38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