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FOCUS.採訪手記:教養只有心法 沒有方法

文章日期:2021年06月08日

【明報專訊】做記者的,最開心就是遇到好的受訪者,若攞到料之餘還有交流的話,就大滿足。上兩星期,記者便因為今期封面故事,訪問了「教育大同」和「教育大同社企」一眾成員Karen、 Michell、Alice和Jeff,大家「雞啄唔斷」傾足3小時,回味至今。

堂上偷食 「做乜唔請阿sir食」

Karen、 Michell、Alice和Jeff的共通點,是4人都是現任或前任教師,惟他們非但沒有嚴肅的教師形象,而且非常破格。像話題談到學生在課堂上偷吃,Jeff斷言每次「捉到」,都必定大聲「指摘」:「做乜唔請阿sir食!」又試過學生遲交功課,他給予的懲罰是「明天要帶包薯片回來」。

Jeff是中學教師,雖然仍身處體制內,但他頗為敢言,指教育界沿用落後保守的「社會化模式」教養,情况比家庭更嚴重,「學校什麼都講秩序、規矩。早上未集會,學生已經要安靜,集會期間當然要禁聲,集會後沿途上課室亦不准出聲,入到班房也不可談話,學生是啞的嗎?」他指「社會化模式」是一種威權式管教,教師只用權力壓倒學生,很少聆聽學生的聲音,情况並不理想。

兩孩之母Alice最初接觸「輔助模式」教養時,也擔心這套育兒方法會令兩個女兒變得太自我,甚至會寵壞她們,但事實證明,由於兩個孩子看見媽媽愈來愈尊重她們、更願意聆聽她們的心聲,Alice說,比起以前,她們反而更懂得尊重別人、更富同理心。

記者也是媽媽,聽到4位「高人」如此賣力推介,當然躍躍欲試,於是不斷討教方法,殊不知他們異口同聲說,「輔助模式」只有「心法」,沒有「方法」,「假如你是一條魚,就只管用魚的『輔助模式』,不用模仿雀仔的『輔助模式』,大前提只要你和孩子也不感『屈就』,所有問題,都是透過溝通去解決就行了」!好的,很高興拿到「心法」,不過記者慧根不強,實在需要時間去參透呢!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