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家校合作(一)融合天使的翅膀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3日

【明報專訊】仍有點疑幻似真的感覺。過去數個月,心口有如牙痛一樣,不時隱隱疼痛,引發的無非就是大兒子升中派位的事。每當經過第一志願中學,總不敢多望一眼,懼怕落空的心情。畢竟,升小一的叩門經歷,太刻骨銘心了。中學放榜後的一周間,心情卻來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小明媽媽,我打算致電中學校長預先約見,你同意嗎?」放榜當日下午,收到小學校長的來電。「我和小明爸爸一向與學校坦誠溝通,能提早跟中學老師見面,為小明作更好預備,當然贊成!」我毫不猶豫地回應。融合主任翌日發信息來確認,我便多口一問,將會是誰一起去呢?「校長、輔導主任、小明的班主任和我都會來!」我難掩受寵若驚的心情!融合主任再說:「一直都是受寵的啊!」那一刻,我抵擋不住眼角的淚光了……我們一行7人,放榜的一周後,就坐上愛心直通車,齊集在小明獲派的第一志願中學門前,準備會見中學校長和老師。

小明的小學生活,每天也有新鮮事。與不熟絡的老師搞對抗、跟不合意見的同學吵架、在課堂上有不妥當行為等,都是「A仔」的固執思維所引致的日常表現。

為A仔引路 助化解衝突

家校合作方面,幸有融合教師這角色的出現。猶記得每逢考試季節,她都預先帶小明到教員室,認識將會監考而他不懂的老師。有一次,她更準備了一本小型筆記本:星期一監考的是陳老師、星期二監考的是李老師、星期三……

每當小明跟班上同學發生衝突,她都會將他抽離課室,帶到小課室了解事情,分析前因後果,探索各人感受和行為期望,然後一起討論防止問題再出現的方法,再協助他與涉事的同學言和。我能如此詳細描述,皆因她總會把過程分享我知。直至現在,我還珍藏着她跟小明在小課室傾談時,畫在黑板上的那些示意圖呢!

為幫助小明有效遵守課堂規則,她特意去準備「視覺提示卡」及「社交故事」小冊子,教他代入好孩子角色。連續好一段日子,她定期與我商量,定下要他優先改善的行為檢測表,並以獎勵計劃鼓勵他持恆進步,每周達到標準便可找她換取小禮物。三年級有一件比較深刻的事,小明給當時班主任寫了一張名為「一定一生永遠絕交」的字條,記下多項認為班主任針對他的事,為此她找他傾心事。後來,我見小明寫了另一張紙條,內容剛巧跟「絕交」紙條相反,例如:由「常常責罵我」變為「教好我寫字」,從「常罰我坐在老師旁」到「不想我和同學吵架」。

她是我的「指南車」,倘若小明在校有什麼事情發生,她都會提示我在家如何配合教導;她是我的「安心丸」,她更曾助我協調糾結難纏的兄弟爭執問題,無論是疫情或是實體課期間,她都會跟小明和小強個別以電話或見面傾心事,教他們處理問題和疏通情緒。我認為融合老師就是「A苗」的天使。她的翅膀,不但盛載着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同時擁抱着苦無良策的父母。

在踏上愛心直通車前,我問她:「突如其來的多人一起去中學,小明長大了,若問起為何有此安排,我們該如何答是好?」她的答案是:「我們都很愛惜和關心他,我們好希望中學老師都一樣那麼明白他,為他在中學有美好的新開始!」這時,眼水已再一次偷偷地從我一雙細小的眼裏溜出來。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7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