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半個瑞典人:今年暑假做什麼?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3日

【明報專訊】瑞典人視暑假為神聖,因為太陽終於運作正常。今年西岸7月罕有地熱足3星期,試過氣溫達攝氏31度,當丈夫和3個女兒不停喊好熱,我就說好爽!

那麼瑞典家庭怎樣過暑假的?去年的奇情夏天剩下白紙一張,我只記得兩件事:一是連打理花園的心情也沒有,二是只去過海灘一次,卻因水太冷終沒游得成。我覺得過去兩年世情如一盆倒不完的冷水,冷得人騰騰震之後的效果,儼如把頭內一些混沌也大江冲去,令人把次序重新鋪排。今年春天我懷着鬥長命的心情,大前提是一家人健康平安,重點是確保3個女兒都有生活的技能、正直的態度。

小女兒幫忙務農 手指靈活嘴不停

於是春天氣溫許可的午後,我和小女兒天天在花園掘土翻泥,商討這邊種花那邊種吃的。9歲的她似乎有農夫天分,用腿力將大鋤頭壓進硬土中,然後彎腰逐一剷走,拯救了媽媽的腰。挑拔野草老根時,她的小手指比我的更靈活。幾個月後的今天,她剪下豌豆,我摘幾片生菜和薄荷葉時,旁邊有蝴蝶在橙黃紫花間飛舞,肥肚大蜜蜂埋頭工作,後面樹上有小鳥兒在唱歌,但也不及小女兒嘴不停的說話。有時我點頭和應,有時我在聆聽蔚藍天空間那股凝神空氣的呼吸之聲。

兩姊姊返暑期工喊辛苦

兩個少女姊姊沒有加入務農,幸運的她們找到幾份暑期短工,先在工場油漆,再去酒店早餐時段執拾,好早出門工作於是睡得早睡得好。作為阿媽,沒有比孩子吃和睡更重要的事情了吧,無論她們是3歲抑或30歲。

瑞典文「工作」叫jobba,「辛苦」叫jobbig。我問她們平生第一天當侍應面對700個酒店客人的感受,平日精力旺盛的二女兒眼皮半塌說:「說完早晨便落場開工,比我想像中辛苦,因為連托盤在哪裏也不知,唯有邊做邊學,不過也算順利吧。」大女兒則說:「廚房給我一隻雞蛋,我一直放在褲袋沒時間吃,收工後爛了。」我半認真地說:「jobba梗係jobbig啦,有名你叫啊!」

文:周游

作者簡介﹕移居瑞典的原裝香港人,三女之母,每天做飯之餘亦寫字貼相。著有《幸福在最北》、《親愛的 給幸福加口甜》及最新作品《近乎生活在天堂》。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57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