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育兒記:緊急宣言下的日子

文章日期:2021年09月21日

【明報專訊】自東京奧運開始,日本疫情便愈趨嚴重,再加上其後的盂蘭盆節假期,疫情可謂不能控制,所以多個縣也陸續頒布緊急宣言,雖然不少日本人也不再當這個緊急宣言是什麼一回事,但政府仍然出「辣招」,要求餐廳只可以營業至晚上8時,日本公司也要盡量配合政府政策允許員工在家工作,政府如發現有違規的餐廳或公司,便會對外公布其名字,對的,引述日本電視新聞,公開名字是一種懲罰。

疫情嚴重 學生禁身體接觸

疫苗方面,自從7月中感染人數破頂,日本市民也紛紛申請接種疫苗,但當時日本並沒有足夠疫苗,大家也開始焦急起來,情况跟香港完全相反。日本最初只安排老人及高危人士接種,其後有不少公司也相繼安排員工接種。大概到8月初,日本疫苗數量供應慢慢平穩,各縣各區的政府也慢慢安排居民接種,由於東京屬高危地區,我也早於8月完成接種2劑疫苗,我住在廣島及四國的朋友說他們才剛剛收到疫苗接種的信件。

疫情雖然嚴重,但也無阻一眾學生哥上學,不過不同區的政府也向學校作出特別安排。以MJ的小學為例,他第一日上學那天便每個學生派發一部筆記電腦,倘若有學生生病或家人要求在家上學,也可以利用筆記電腦直播觀看老師的課堂;同學之間也嚴禁有身體接觸或互相借還物件,如有學生忘記了帶文具,也不可以向鄰座的同學借取,需要直接問老師;吃飯的時候也嚴禁談話,頭只可以向前望;之前每星期會有5個「當番」同學幫手派飯及收拾,疫情下大家也要自取及收拾等。如校方發現有任何感染案例,感染學生所就讀的學級即時停課一星期,直至校方通知可以再上學為止。

市民患病不能入院 靠自律隔離

其實我身邊已經有幾個朋友或他們的子女中招,由於日本醫療崩壞的關係,大部分沒有重症的患者也只可以留在家中,跟政府的保健所每天聯絡(也有朋友說他證實感染後也遲遲沒有收到保健所的電話),等情况惡化才可以去醫院,患者只需由病發當天在家隔離10天,便可以重過正常生活。而接觸過病者的「濃厚接觸者」也需自我隔離10天,然後向保健所匯報,當保健所計好日子,宣布可以解除隔離,患者便自由了。日本政府控制病情,感覺一切也在於市民的自律,所以難怪市民得知綾瀨遙能住院,會如斯激動,升斗市民如患病也不能入院,大家只好自求多福。

文:椰菜媽

作者簡介﹕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