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女無方:陪我席地而坐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6日

【明報專訊】數學是蘇菲的大敵,每次她做數時總遇上各種困難,能靠自己順利計出答案的情况不多,在障礙重重的計數過程中,她感到非常沮喪。作為一個數感不錯的母親,實在難以理解。以下回應都曾出現過:

「這麼容易都不懂嗎?」

「再動動腦筋,不就能想到嗎!」

「我教你啦!」

「我以前都會遇到不懂做的數,真的令人苦惱,不如一齊研究?」

這些回應也許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是對着沮喪中的孩子,如何回應能助她走出情緒困局,較願意尋求協助去解決問題。

站在他人方向看不同世界

任教的學校本年以「同理心」為主題,閱讀過許多文章資料,我想同理心的實踐就是願意代入他人處境,不帶批評,明白他人感受,並且陪他走出困局。也有描述同理心便是換位思考、穿上別人的鞋走路、站在你的方向我看見不同的世界。同理心在人際關係中如何重要相信不用詳述,惻隱之心為仁之端,具同理心的人應不至於太自我中心,亦會培養出利他的德行,進而發揮人性的至善。

為人父母都希望子女具備同理心,但除了最親密的父母,子女又可以從哪裏學習或經驗被同理的心情呢?

蘇菲中二正經歷情緒不穩的青春期,又遇上探討人生意義的煩惱。一天,她問我:「若人生找不到意義,是否可以結束生命?」然後坐在家中走廊地下哭起來。我可以請哪位哲學朋友來幫忙?談談薛西弗斯的故事?分享我自己的人生意義?她為何有這困擾?她最需要什麼?連串的思考後,我不確定在她這情緒敏感時刻應說什麼,只能陪伴她坐在地下,摟着她,看着她哭泣。也許就是我沒說什麼道理,她才讓我摟着她,安靜地陪着她,對她的不安煩惱表示明白理解。過了近兩小時,問題仍未有答案,我們一起去吃下午茶了。

蘇菲小一時經評估後,確實患有感覺統合失調症;最震驚是她上月在英國確診了專注力失調症。這些評估似乎為她成長中種種不正常、難於被接納的表現作了有效解釋。但,是否有「合理原因」,才應該被同理被明白?若孩子問題一直找不到我們認為合理的原因,我們就可以合理地否認孩子的感受?

接納獨有特質 同理自己與他人

工作上遇過欠缺同理心的學生,但最令人惋惜莫過於那些對自己缺乏同理心的學生,對自我要求高,不能原諒自己微小錯失,不能接納自己獨有特質,常常批評自己。我們好容易對有需要人士生出同理心,但父母對子女面對的困難許多時都看不到/不去看,加上對子女有無窮盡的期望,擔心同理子女,就是降低要求,就是縱容,結果不輕易流露同理心;在被要求與被明白的失衡狀態下成長,子女也就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更遑論同理他人。

同理心如何實踐是另一話題,但相信心態比技巧重要, 有了同理的心,自能願意陪伴、聆聽,好得無比!

「陪伴」永遠是給予你愛的人最好的禮物﹗

(蘇菲回應:多得我兒時夠麻煩,媽媽今日寫文有話題。最欣賞用姜濤首歌歌詞做題目。)

文:蘇菲媽

作者簡介﹕中學副校長,女兒蘇菲中學畢業後負笈英國牛津大學。深切體會培育子女的迷惘,有意栽花花未必發,也非無心插柳柳能成蔭。如今借位分享蘇菲成長路,希望同思貼地教育。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