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半職爸爸:師難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26日

【明報專訊】因為先後有兩段不算短的時間,分別為女兒和兒子跟功課,跟啊跟,發現當教師真的很難!韓非子說,游說國君很難,其實,教育孩子的難度可能更大。

教孩子功課,最難的地方,不在你的學識,不在你的表達技巧,也不在你的耐性。任你學富五車、學究天人之際,你就是無法教會孩子背誦一堆生字;任你表達能力再強,加之黃子華上身,聽君一席話,如沐春風,你就是無法教會孩子做最大公因數的應用題;任你任勞任怨,拋棄一切俗務,每天孩子放學三四五六小時心無旁騖專心致志地陪讀,你就是無法讓孩子學會寫成一篇人類能夠理解的倒敘法記敘文文章。

上輩子做錯了什麼

孩子做得好,你稱讚他,他驕傲自滿,不可一世;孩子做得不好,你批評他,他一蹶不振,自暴自棄。你教他行事迅速,他學會粗心大意,不求甚解。你教他小心謹慎,他學會了磨磨蹭蹭,拖泥帶水。你當好人,孩子不會聽你的話;你當壞人,孩子不想聽你的話。你橫眉冷眼,他避之則吉;你苦口婆心,他嘻皮笑臉。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終於,你發明了一套方法,可以讓孩子熟背1000個生字,活用最大公因數和最小公倍數,還能寫出一篇擲地有聲的倒敘文章……可是,你突然發現,這個完美無瑕的方法,原來只對第一個學生有用,對其他第2個、第3個、第4個和第1000個學生都毫無作用。你不得不仰天長嘆:「我上輩子究竟做錯了什麼事所以這輩子才成為教師?」

教懂孩子什麼最重要

為師之難,最難的,其實是讀懂每一個學生。他不想考第一,他就不能用考第一來「利誘」他;他想在同學前逞威風,你就要以此為引入點循循善誘。他好動,你要在順他心意之餘,使他安靜;他內斂,你要在衷心欣賞之餘,使他習慣鋒芒稍露。國君有逆鱗,每個孩子也有逆鱗,有時在前,有時在後,更多時長在教師看不見的地方。教師有如農夫,要知道每個孩子的品種,要找出每個孩子內心脆弱、敏感以至有若千鈞的所有角落。教師教一個學生,必須察言辨色,觀人於微,或磨礪,或化雨,因人而異,因時制宜,隨機應變……這樣的教師,機深智遠,仁厚寬大,如犬之善感,如虎之勇銳,如風之無形,如水之無所不至。

做一個教師很難,最難的不是教懂一個學生,而是要決定應該教懂一個學生什麼。字詞不難,文章不難,數學不難,最難的是做人。一個教師,如何決定一個學生最應該學什麼。這結果回到了2000年前屈原的《卜居》:將送往勞來斯無窮乎?寧誅鋤草茅以力耕乎?將遊大人以成名乎?寧正言不諱以危身乎?

文:張帝莊

作者簡介﹕資深新聞工作者,曾採訪多個「第三世界」國家,卻認為自己的家更值得探索。

既是悠閒的寫字人,又是忙碌的爸爸。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6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