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親子:嘉欣不再BB 當媽媽後極速成長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09日

【明報專訊】兩孩之母的鍾嘉欣(Linda)自去年回港拍《星空下的仁醫》後,便暫別幕前工作回到加拿大當全職媽咪,一家四口安居於溫哥華,過着平凡而快樂的生活。最近劇集開播,又勾起了大家對這個甜姐兒的回憶。今次Linda演心胸肺外科醫生,網民讚她演技成熟,其中某幾場戲更惹來不少討論,說她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鍾嘉欣坦言自從做了媽媽後,整個人生都改變了,無論是戲內還是現實,都已經脫胎換骨,不再是昔日的「嘉欣BB」。

文︰顏燕雯

溫哥華與香港時差15小時,當我們正在忙碌工作時,身處溫哥華的Linda正準備入睡,好不容易才能請這個忙碌的媽媽犧牲一點睡眠時間跟我們談近况。她的一對子女Kelly和Jared分別5歲和3歲,姊姊已經上小學,弟弟也開始上幼兒園。所以,作為媽媽也要習慣早睡早起,每晚大約10時多便要睡覺,因為她每天清晨6:30醒來梳洗好後,便要為孩子準備餐盒。當地孩子的午餐一般由家長自己準備,加上溫哥華較少家庭會聘請傭人幫忙,所以家中事無大小都是由Linda一手包辦。

煮早餐送上學 一手包辦

2016年Linda結婚後淡出幕前,在加國回歸朝六晚十的全職媽媽生活。由全職藝人轉型全職媽媽,Linda形容這份「工」比從前忙碌3倍。「即使他們睡了,我也不能鬆懈,因為他們可能會踢被子,會發噩夢大叫,我便要立即安撫(他們)。」她和丈夫Jeremy同樣在加國成長,從前也是由父母一手一腳照顧,令她覺得做家務和帶孩子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即使辛苦也十分樂意。Linda說平日他們會請外面的幫工做些較大型的家居清潔工作,但一般瑣事如洗衣服、煮飯等,都由她自己做。當然丈夫也有份幫忙,但他始終要上班,所以為小朋友煮早餐、送上學,都主要由她負責。

功課量小 安排女兒學中文

由於Kelly已在小學念kindergarten班,兩姊弟不再念同一間學校,充當「司機」的Linda每天要輪流送他們上學,幸好兩間學校都在家裏附近,毋須太奔波。她說,加拿大的公立幼稚園和小學都是以就近入學為原則,毋須像香港家長般要為孩子選校而煩惱,她也慶幸自己所住的社區已有不錯的學校,可以放心讓子女入讀。Jared讀的幼兒園其實近似Day Care模式,回校除了玩遊戲,Linda指他會唱一些兒歌如ABC,亦會學認字。念kindergarten的Kelly就開始要寫字,但都是小量而輕鬆,接近零功課,就像Linda 和Jeremy當年在加拿大讀書一樣,不會感到壓力。

Linda雖然主張愉快學習,不過,這位媽媽竟然也安排女兒去上學校以外的課堂——原來,她覺得學中文對孩子來說十分重要,於是找了一名普通話老師教Kelly中文。「我在家會跟孩子說廣東話,但因為丈夫說英文,我和他溝通又是用英文,所以孩子接觸中文的機會其實很少。想女兒學中文是因為我覺得如果她懂得多一種語言,將來無論工作或生活上也可有更多選擇。」Linda指最初是希望找一名廣東話老師,可是尋遍整區也找不到,唯有讓女兒跟普通話老師學習。記者提議她自己教,Linda卻說:「如果由我教,她會覺得我在跟她玩耍,會不停試我底線!」

疫情延誤拍劇 歸心似箭

去年,Linda放下一對子女由溫哥華回港拍電視劇,這是她自孩子出生以來離開他們最長時間的一次,疫情更令拍攝進度延誤,令她歸家無期,整個人也變得愈來愈焦急。接近煞科的日子她更一早收拾好行李,準備隨時飛回加國與家人團聚。「拍攝這部劇對我來說遇到很多不同的挑戰,首先是疫情發展突變,由我回港時的零確診個案到第二個星期確診數字突然上升,使租借拍攝場地遇上不少困難;第二是劇中牽涉很多醫學名詞,劇本要更多時間消化和修改;第三,此劇與很多小演員合作,最初計劃是在暑假期間拍完他們的戲分,但後來因為拍攝時間延遲了,要在他們上學後找時間再補拍,總之一切都是在預計之外。」

與孩子分離 深明做父母擔憂

她說由於劇集不能在預期中完成拍攝,使她非常掛念丈夫和孩子,有段時間曾經感到非常不開心,心裏只一心想着要回家去。幸好有好朋友和助手在身邊陪伴支持,才使她捱過那個階段,亦因為這件事令她憶起當年隻身來港工作的感受。「我19歲時離開父母,自己一個來到香港,感到有點無助,也無法想像到父母經歷女兒不在身邊的擔憂和感受。這次輪到我離開自己建立的家,隻身飛到遠方工作,便深深體會到當時父母不捨的心情。」Linda指返回加拿大後女兒第一時間緊緊地擁着她,令她大為感動,兒子卻因為年紀太小,好像認不到媽媽似的,「記得回去時他只要爸爸不想要我,那一刻真的很心痛!幸好過兩天他又再黏我了,我才不太傷心呢!」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