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窗邊的小荳荳:好勝的小荳荳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09日

【明報專訊】「這裏加一棵樹,那整幅畫作就更生機勃勃了!」「我才不要,這個地方我去過很多遍了,那邊根本沒有樹。」「看啊!家欣跑得很快,要拿冠軍了!」「去年她可是我的手下敗將,有什麼了不起?要是我參加,今天場上就見不到她了!」無論做什麼事,小荳荳都總是要顯得比別人正確,比別人優秀,成績要比別人優異,朋友要比別人多,也要比別人更加能得到老師的「寵愛」,好勝心非常強。她不單要盡全力做到最好,還容不下別人比她強,要是誰的成績比她好,或跟她爭朋友,或得到老師更多的稱讚,她便要給人顏色看。

好勝的嘴巴和臉孔背後,其實暗藏着最孤單的內心。在大學教授爸爸和老師媽媽的眼中,她是最值得他們引以為傲的女兒。她做每件事情都要求自己比其他人優秀,從不會令父母失望。身旁的叔叔阿姨都十分羡慕她的父母,擁有一個這樣「優秀」的女兒,簡直是每個父母心目中的模範生。小荳荳知道,她必須保持這樣「優秀」的表現,才能繼續讓她的父母感到光榮。她,不可以讓自己有任何行「差」踏「錯」。

「剛才突擊測驗,我一點兒都不會呢!」「我也是啊,沒想到今天會測驗,這次我死定了!」「誰信你呢!除了小荳荳外,全班成績就數你最優秀了!」「你們怎麼這麼倒霉?昨天我的補習老師剛跟我溫習了這一課,說不定本年度我第一次能考及格呢!」突擊小測後,整個課室內的學生都七嘴八舌地熱烈討論起來,只有小荳荳一言不發,雙目放空,眼眶有點紅,一個人走到操場的一旁坐下。這一幕,剛好讓我看到了。

「幫」字說到嘴邊 還是吞了回去

身為班主任的我,悄悄地行到她的旁邊坐下,也是一言不發。過了一會兒,她轉過頭來,眼有點腫,顯然哭過了。「點算啊?」她說。這不是我認識的小荳荳,記憶中她從來沒有認過輸,半次也沒有。她這樣的開場白,的確令我有點心酸。知道她父母給她的壓力,我知道我說什麼也沒法一時三刻為她解開這個結,但為了給她一點安慰,又保存她的自尊感,我把手輕輕放在她的肩膀上道﹕「有沒有什麼你想我做的?」當刻,「幫」字說到嘴邊,還是吞了回去,生怕這個字詞一出,以後再也很難建立這份信任。她搖搖頭,慢慢站起來,逕自走回課室。

放學了,課外活動時段結束,也許是下午5時多。小荳荳的媽媽來到學校接她放學,她看一看我,我朝她點了點頭,她便轉身走向媽媽。她一副硬朗的表情,向媽媽說了幾句話,換來媽媽一言不發,黑着臉,轉身離開。她悄悄地跟在媽媽的背後。

第二天早上回到學校,只見她雙眼紅腫,手腕上還有淺淺的兩道血痕……

不久後,小荳荳升讀中學,因抑鬱病,出了幾次大事。每次她都來找我,請我跟她聊天。大概,她只有在我這樣的一個老師跟前,才能自在地做回自己。直到她長大,結了婚,生了孩子……一天我們聊天的時候,終於聊到了這次突擊測驗,她說:「那天,要不是有你,我可能活不到今天,謝謝你。」我們互相擁抱了一下,潸然淚下。

記得,我曾經看過一本書,名叫:《乖孩子的傷,最重》!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1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