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窗邊的小荳荳:失去媽媽的小荳荳

文章日期:2021年12月28日

【明報專訊】第一年當教師,步進這個課室,整個班房像打仗似的。四年級了,彷彿從來沒有人教過他們課室秩序要求,每天上課時,總是聽到課室內的聊天聲此起彼落,卻難以辨識聲音來源;上洗手間前也不會先問老師,隨便步出課室外面;默書、測驗、考試也是一樣,隨時隨地跟旁邊的同學講話、借文具,甚至問字……這一班實在太難教了,聽說班上的同學這麼放肆,是因為上一任的班主任老師太過放縱所致。初出茅廬的我,真的沒想到學校怎會放心把這班,交託予一個新入職的教師。

開課一個多月,總算能分辨出每個同學的性格及能力,哪幾個需要多點注意等。有一個小朋友自理及社交能力十分弱,牙齒上總沾滿了牙垢,領帶也很髒。叫他多注意清潔,他還會笑着傻傻地、自豪地告訴我:「我最討厭刷牙了!」另一個小朋友,每一天都在生氣,每天都會與小朋友爭吵打架。然而,不生氣時,他的笑臉卻很可愛。後來才知道,他做功課慢,媽媽對他十分嚴格,每晚不做完功課不准睡覺。站着做功課做到半夜3時是等閒事,回到學校脾氣差,也就是意料中事了。

班上也有眼睛大大,樣子討人歡喜的,可惜卻是滿腦密圈,常常指使同學犯事,卻總不留下任何線索令自己有可能被逮住的智慧型頑皮小子。還有已超齡最少兩年的學生,雖然仍讀四年級,但已開始轉聲步入青春期。好不容易捱到第一學期考試,總算把這班「小妖」收拾好,有基本的秩序,也會聽我的指令:該動的時候動,該靜的時候靜,對我這個班主任算是「好畀面」。

害怕觀課鑽到桌下

過了第一個學期,管理層來觀課,心裏算是有點把握,應不會太難看。這一堂課,上面的幾大天王,都沒有為難我。沒想到,平日沒有違規情况的小荳荳,卻在觀課期間,鑽到桌底不肯出來。天啊!這是之前從沒有發生過的!怎麼辦呢?一邊授課,一邊提示要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還是不得要領。交帶了堂課後,大伙兒都靜靜地做作業,我走到小荳荳身邊,跟他聊了幾句。原來,有人來看上課,他害怕了,所以鑽到桌下。一整課還是沒辦法成功勸他出來,只好下課後再處理。

從這天開始,我才注意到這個小荳荳的個性非常害羞,平日有咬指甲及「漏口」的情况。跟爸爸約見,沒料到一個大男人對着我哭了起來。孩子的媽媽在他幼稚園時因病過身,爸爸要輪班工作,沒有時間照顧孩子,也不懂得管教。很愛兒子的他,眼見兒子一天比一天多行為問題,就只用打罵的方法。孩子行為不但沒有改善,還有倒退的情况,例如尿牀等。知道他們家的情况,我便跟學校的輔導主任商討可以怎樣幫助他們。

當年學校的資源非常匱乏,不是最嚴重的個案,也不會轉介社工開「檔案」。因為比小荳荳情况差的個案多的是,故一直以來都沒有人打算跟進他的情况。輔導主任還是蠻有心的,她說:「雖然未能轉介,但你作為班主任也可以幫助他們啊!」於是,在輔導主任的指導下,我每天盡自己努力輔導小荳荳,同時也跟他的爸爸保持密切聯絡,了解小荳荳在家的情况,給予他管教的意見等。漸漸地,小荳荳變得開朗,說話比以前清楚,懂得表達自己,笑容也多了。偶然,見到爸爸接孩子放學的背影,我的眼眶會不期然被淚水擋着視線,變得朦朧——沒有媽媽的孩子多苦啊!幸好還有願意照顧他,為他改變的爸爸。

跟他同一班的學生,近年都已陸續結婚了!有些還已有了自己的孩子。我轉職後,一直沒有這個小荳荳的消息。不知這個小小年紀就失去媽媽的小荳荳,今天的生活過得如何?

文:徐區懿華(福建中學附屬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童年就像暢銷書《窗邊的小荳荳》作者一樣頑皮,惜終生未遇上啟蒙的小林校長,唯冀盼成為學生的小林校長。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8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