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孩子有異狀 咪畀學校知?

文章日期:2022年01月04日

【明報專訊】最近分別跟兩名家長朋友談子女經,一名是知道女兒有專注力不足及讀寫問題的媽媽;另一名是感到小兒子特別難搞,懷疑他有特別狀况的媽媽。前者在女兒初小階段已做了評估;後者則在小兒子升中前才排期做評估。作為父母,究竟確認自己孩子有什麼特別狀况較好?還是不知道較好?

堅持自己管教方法 無補於事

無論是已確認孩子有什麼狀况,還是察覺到孩子有狀况,卻沒打算去搞清楚的家長,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繼續用自己的一套方法去教導孩子。所謂自己的一套,很多時候就是兒時經歷過的,即上一輩的打罵方式。又有些家長聽取親朋戚友的意見,即使知道孩子有特殊教育需要,卻因害怕被標籤而不打算告訴學校,盡量隱瞞實情。孩子的日常自理、做功課和學習動機等,其實都特別難搞,夫妻因管教孩子意見不一而關係緊張都是家常便飯。慣用自己一套的,見孩子表現持續沒改善,當他們步入青少年反叛期,只會更加難搞……這時,因工作已身心疲累的父母,回家對孩子就是繼續的嚴厲、責罵或批評,這些孩子在校又不被明白和支援,結果將會如何?相信大家也想像到。

做好評估 對症下藥

其實說來說去的特別狀况,離不開就是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自閉症或讀寫障礙。家長首先要明白,這些症狀,會為孩子帶來思想狀况、生活細節上一些執行困難和行為表現。以過度活躍症孩子為例,現在醫學界相信其成因是腦部化學物質的傳遞出現問題,他們集中力較弱,難以坐定定,容易碰撞別人,情緒亦會跳級;再以有讀寫困難孩子為例,研究指出他們腦部處理文字功能有先天缺損,不能以一般拼字或死記方式去記認生字。我見一些孩子為要追上父母期望而壓力無比;又見一些愈讀愈沒信心、動力消退,徘徊於放棄學習的狀態。我的經驗是,父母必須要知道孩子在生活、學習及社交各方面有什麼特別狀况,再要明白行為表現背後的原因。知道了又明白了,就不能再堅持用自己的一套。

標籤孩子的是父母

兩名家長朋友不約而同表示,不想跟學校說明孩子的狀况,怕被學校標籤。我回應道:「標籤孩子的其實是父母,而不是學校!孩子明明需要學校的特別關顧,這些機會,卻被家長剝削了……」自閉症孩子較固執易與同輩爭執,過度活躍症孩子在課室愛說話又「周身郁」,讀寫障礙孩子學習難跟上又不夠信心,如非家校坦誠溝通,孩子如何能被明白?即使學校本身有支援,如社交小組、情緒支援、言語治療、功課輔導、考試特別安排等,都會因為家長不願跟學校坦誠溝通,犧牲了孩子獲取適切幫助的機會。

回想家中情况,我和丈夫不知多少回為兩兄弟的行為問題而吵架。有什麼好吵的?說穿了,不就是因為我們都用了自己的一套方法嗎?我覺得他知道了但不明白,沿用着他的一套,於是繼續行不通。他不明白我所明白,自己在氣壞時刻也曾用回自己的一套,結果當然不行。親子管教既沒掌握奏效方法,夫妻間又多傷害……所以說,知道,一定是好的開始。而當你願意捨棄自己的一套,當你不再做標籤孩子的父母,孩子才開始有出路。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