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樂樂:粉紅兔講殺戮史

文章日期:2022年01月04日

【明報專訊】美國著名導演馬田史高西斯有一名句:'' The most personal is the most creative.''。作品要觸動人心,題材便要接近自身經歷。我相信創作如是,說歷史更如是。殺戮歷史很殘酷,但看受眾對象,說歷史故事也有不同的技巧和方法。

猶太人作家Judith Kerr(朱迪斯.克爾),在二戰時慘受納粹德國迫害,並把自身經歷寫成小說。沒有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場景,沒有波瀾壯闊的畫面,也沒有敲鑼擊鼓的震撼。她用一隻粉紅兔便吸引了小讀者的眼球,舉重若輕地把二戰歷史說了一遍。

Judith Kerr在德國的猶太家庭長大,父母都是精英階層。擔任評論家和劇作家的父親Alfred,一天突然收到一名陌生人的善意提醒,指他因批評希特勒已被列入黑名單,勸他趕快離國。雖然親友都叫他們不要過分敏感,但他們還是決定逃離,先後去到瑞士、法國和英國。

童年流亡經歷寫成小說

Judith Kerr把自己不平凡的童年流亡經歷,寫成了3部小說,其中一部When Hitler Stole Pink Rabbit(《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是現時德國和英國很多學校的指定讀物,前數年亦被拍成電影。

故事中,作者以兒童的角度,敘述多年來跟隨父母顛沛流離的故事。主角Anna痛恨希特勒奪去她的粉紅兔布偶,因為在倉卒逃難時不能帶上太多東西,她無奈要在眾多玩具之中取捨,遺下了心愛的粉紅兔。希特勒不僅搶走她的粉紅兔,更奪去了她在德國的舒適大宅、要好的朋友、愛惜她的保母,以及叔叔Onkel Julius的生命。

Onkel Julius是在動物園工作的動物學家,曾認為Anna一家逃亡太衝動和杞人憂天。他一直以為自己不涉政治,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納粹德國該不會因為他祖母是猶太人而對付他吧。他錯了,正因為祖母是猶太人,他遭到動物園解僱,寄信給Anna父親時也要隱姓埋名,最後因鬱鬱寡歡而服藥自殺。

浪迹海外 見盡人情冷暖

Anna一家歷盡艱辛,見盡人情冷暖。原本在德國生活得安逸舒適,去到異地卻寄人籬下,左支右絀,連買一件外套、一件蛋糕都要仔細計算,落差很大。每次去到陌生環境,都要重新適應當地的文化、語言和環境,最令人遺憾的是,當Anna每次結交到一些朋友,都來不及道別,又要匆忙離開了。雖然一切都不容易,但Judith Kerr認為,她得到了很多熱心人的幫助,比起在納粹德國無數無辜喪生的猶太人,自己已是非常幸運。

歷史是由無數人的故事組成,有的是功臣名將,名垂千古;有的是昏君奸臣,遺臭萬年,但更多時候是由寂寂無名的小人物故事交織而成,這些小故事可能更扣人心弦。

文︰Carol Ma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79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