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心抗疫:社工疫下變全職媽媽 學懂疼惜自己 走出親子「困」境

文章日期:2022年03月29日

【明報專訊】踏入2022年至今,孩子幾近沒回過學校上課,再加上一個史無前例的3月暑假,不論是全職父母或在家工作(WFH)的雙職家長都疾呼吃不消,小魔怪「爆廢」搗蛋,爸媽就「爆肺」崩潰。難道「困獸鬥」的詛咒真的無法解開?究竟社工、教育工作者的家庭,又是怎樣運作呢?

文︰沈雅詩

時光倒流7個月前,註冊社工彭梓雅(Jake)還是兩間專上學院的兼職講師,主責實習社工的督導工作。但自從幼子(肥仔)出世後,因家傭突然「劈炮」回鄉,Jake便唯有暫時放下工作,搖身一變成為全職家庭主婦,每日一打二,湊BB之餘,也同時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4歲半長子雞蛋仔。

剛生育湊兩子壓力大 混亂焦慮

由於一切並非在原先計劃之內,Jake的焦慮與不安,曾一度把她扯進谷底,「我剛生完肥仔,工人姐姐竟說要辭職,坐月期間,陪月姨姨又發生事故要提早停工去做手術,我突然間壓力好大,無力感好重,又碰巧當時身邊有幾個好朋友移民,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孤單、不開心的感覺,再加上起初哥哥不太接受弟弟,有很嚴重的妒忌行為,我望着一屋混亂,每日都處於很低沉、抑鬱的狀態」。

「先為人再為人母人妻」

猶幸Jake本身有深厚的輔導底子,也學習靜觀(mindfulness)近15年,在最差最壞的時候,她漸漸覺醒,察覺到自己正處於一個很糟糕的狀態,於是努力整理思緒,重尋生命的支撐點,「做全職媽媽,首先要把自己的位置放高些,先為人,再為人母及人妻」。除了適時找援兵(朋友或保母)暫時照顧兩個兒子,讓自己可溜走一會去歎杯咖啡,Jake更多時是用「自我擁抱」的方式疼惜自己,「我在最忙亂的地方——廚房,貼了一張Hug Me的字條,提醒自己,一定要惜自己。我惜自己的方法,是每日堅持抽5至10分鐘,烹煮有益的日本淮山,我是為自己的身體而煮」。

媽媽精神狀態放鬆了,緊張的親子關係也隨之鬆綁,「停課前,每天要一拖二趕返學放學,我最初也抱怨辛苦。但『境隨心轉』,當我的心境保持在穩定的狀態時,便發覺背着肥仔拖着雞蛋仔一起走,其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時間鬆動 親子相處質量提升

連月來持續網課,再加上提早放暑假,不少家長恍如經歷世界末日,Jake卻看得開,「當然有失的地方,疫情剝奪了孩子的社交環境,雞蛋仔的語言表達能力明顯地差了」。可幸是兒子的認知能力沒有下降,其他發展也在進步中,Jake說全因疫情,令她的生活節奏減慢了,連帶親子相處的質量也提升,「當不再需要天天趕返學、趕帶他去做訓練時,時間鬆動了,我會更願意給雞蛋仔作主。我現在常問他︰你有什麼意見?你覺得怎樣好?這個過程,其實在鍛煉他做決定、訓練邏輯思維。雖然他口齒不伶俐,但原來他也表達到想法」。她補充,當孩子感受到媽媽對他的尊重、感受到自己是家庭的一分子時,對抗行為自然減少。

疫下跟兒子談生命教育

疫情下,也令Jake有更多機會跟兒子談生命教育,「雞蛋仔看新聞,見到很多人染疫死亡,見到戰爭很多死傷,加上他經驗過我生弟弟時要留醫,便漸漸明白到,原來媽媽都有可能有事,有可能不在他身邊」。有一次,Jake和兒子閒聊,問雞蛋仔可知道自己樣貌哪個部分最像媽媽?雞蛋仔說不知道。於是她拉着兒子一起照鏡,又提議大家一起咧嘴而笑,「我告訴他,他笑起來的樣子最似我。所以當有一天媽媽不在身邊時,只要對着鏡子笑,就彷彿見到我一樣」。她說,教子女面對生離死別,這一課,永遠由父母做老師最好。

主張玩「污糟」遊戲 訓練感覺統合

談到一眾小魔怪「拆屋」力強,問Jake有否深受其害,詎料這個媽媽毫不介意,還大力主張小朋友玩「污糟」遊戲,「因為在幼兒階段,訓練感覺統合很重要,可幫助小朋友左右腦認知、平衡力、記憶力、手眼協調等發展。其實玩水、玩泥膠、搓麵粉、爬地等,都是很有益的玩意,家長不應該怕污糟而制止,大不了玩完之後就清潔地方、叫孩子冲涼。不設太多限制,大家心情都會輕鬆一些」。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0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