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維特:影帝的內在小孩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05日

【明報專訊】剛出爐奧斯卡影帝韋史密夫在頒獎禮上,憤然衝上台大力掌摑與他相識多年的諧星基斯洛克,原因是對方公然取笑他的妻子光頭。這則新聞引起了全球熱話,身心靈界的朋友也有不少討論,但關注點不在誰是誰非,而是影帝行為剎那暴走背後所反映的內在小孩糾結。

韋史密夫事後公開道歉,直認自己打人是錯的,不能接納,也不容原諒。他說,自己承受不了妻子成為笑柄,因而反應過度,同時他強調,任何暴力都具有毒害和破壞力 。

英國《衛報》翻出他剛在去年出版的自傳,指他失控的根源可能遠在童年。在美國費城長大的他,爸爸像軍人一樣重視紀律而脾氣火爆,媽媽個性相當堅忍,父親施在母親身上的暴力,深刻烙印在他和3個兄弟姊妹心上。「9歲那一年,我看着爸爸一拳擊中媽媽頭部側面,他打得那麼狠,媽媽立即就倒下了。我看着她吐血。在睡房的那一刻,也許比起我生命中的任何一刻,界定了我是什麼人。」

失控暴力或源自童年歉意

他說,讓他飽受創傷的,不單是暴力,而是自己的坐視不動。「從那時起,我所做的一切——獎項和讚譽、鎂光燈和聚焦、角色與歡笑——那當中都帶着一長串隱晦的道歉,我對媽媽的歉意,因為那天我袖手旁觀,因為那一刻我辜負了她,沒有站出來阻止爸爸,因為我是一個懦夫。」

「你們所認識的韋史密夫,那個消滅外星人的海軍陸戰隊軍官、那個不同凡響的電影明星,很大程度上是建構出來的——那是我精心打造琢磨的角色,為的是保護我自己,將自己藏起來躲着世界,藏起那個懦夫。」

我們如何面對伴侶、孩子,如何面對自己與世界的關係,往往都反映了自己童年的創傷,也潛藏了自己對父母的愛。幼小的韋史密夫對於沒有保護媽媽,一直深懷自責,以至把自己定義為懦夫。長大後的他即使在世人前散發光芒,卻始終糾結於內在小孩背負的罪咎。

從家庭系統排列(心理治療其中一門)與內在小孩的角度,媽媽是生命中第一個最重要的女性,而伴侶是繼媽媽之後,男人生命中另一個重要的女性。韋史密夫的妻子珍達碧姬因免疫系統問題引致脫髮,受過相當困擾,之後索性剃光頭,多次坦然地公開談論自己病情。當妻子努力面對的病被人拿來當笑料,那個羞愧自責的小孩在瞬間被觸發了。那個內在小孩的心聲大概是——從前,我沒有為媽媽出頭保護她,現在我必須為對我同樣重要的女人挺身而出。

覺察內在情緒 療癒第一步

嘗試理解行為背後的糾結,不等於認同行為的本身。事實上,韋史密夫在一氣之下,也同樣用了爸爸當年的暴力。冷靜過後,恐怕他也會為做出了自己極不認同的行為而深感懊悔。我不禁想起自己的類似失控,和每次失控之後的懊悔。觸發我們暴走的,往往是我們最親密的人,而作為家長,最易撻着我們的就是孩子。我相信,韋史密夫也像我一樣,過去多次掉進過這種狀態,只是碰巧這次發生在鏡頭之前。

在我而言,救贖始於自我療癒的學習。學習覺察內在小孩的出現,學習先去明白她、接納她、安撫她,而不是去處理眼前觸發我的孩子。我發現,當我的心變得柔軟了,慢慢的,也就變得較能駕馭事情。影帝覺察到內心那個充滿羞愧的小孩,已是踏出走向療癒的第一步。只要我們願意覺察,永遠都不會遲。

文:葉杏麗

作者簡介﹕思想與感情澎湃的兩子之母。明白要令身邊人幸福,得先讓自己幸福。盼能活出愛中無枷鎖的真諦。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1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