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筆陣.特教樂與路:寫在確診前?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12日

【明報專訊】第五波的疫情嚴峻得無法預計,難以招架,學校經歷過學生、家長及教師先後確診,團隊不斷為確診的學生、家長及同事奔波,購買防疫用品及檢測劑,運送物資,當值編更,消毒校舍等,這些應付疫情的工作,排山倒海而來,但總算熬過去。怎知道,又傳來多名朋友先後確診的消息,擔心不已,趕忙送藥、問候、安撫脆弱的心靈。

所以,當外子告知我需要調到院舍工作,我們都沒什麼可以怕,危難關頭,需要的不是良藥,是一份承擔。我叮囑他要提高防疫意識,但無論如何準備,執行一有漏洞,病毒便鑽進來了,結果他染疫,我成了密切接觸者,禁足7天。

疫下奔波 防不勝防

這7天的作戰期,我深明成敗皆在大家能否嚴謹做好保護工作。環看家中所備的物資,足夠應付一星期,然後我開始徹底消毒家居,分開用區,備好口罩、消毒用品及檢測劑。開始的幾天,外子的病徵很明顯,咳嗽得厲害,幾個晚上我都無法睡得安穩。

白天,我開展了遙控辦公室的工作,利用通訊群組、電郵來安排工作,停不下來。清晨睡不着,便開始列出當天的工作清單,處理不同部門的工作項目。一有空檔,便為外子準備兩餐,清潔家居,忙透了。可是,我發現壓力不單是禁足,而是每天還要戰戰兢兢做快速測試,這個防不勝防的傳染病,太可惡了。

今夜,突然收到兩則極壞的消息,一個舊生因感染新冠病毒離世,另一舊生的婆婆同遭厄運,逃不過這世紀災難,生老病死,人皆必經,但心不甘。

這刻,沉重的心情把我壓得難以呼吸,我完完全全地靜下來,躺在沙發上,彷彿看到天花板在移動,眼角矇矓一片,腦袋好像突然被淘空了,只是躺着躺着。

舊生被「帶走」 心有不甘

突然手提電話的震動信號把我拉回現實,打開了社交平台的軟件,看到同事為這舊生寫上悼念的文章,同事特別疼愛他,常到宿舍探望他,還特別在假期申請帶他外出,看到此,那些我跟他的回憶不知從哪裏湧現出來,他那雙精靈的大眼睛,偶然會被我發現他在捉弄同學,患上肌肉萎縮症的他,雖然活動能力有限,但他大笑的時候,聳着雙肩的模樣,卻又特別可愛;我曾經在這專欄為他寫了一篇文章,那個孤獨,渴求被愛,被明白的年輕人,他內心的願望是多麼的簡單。想到這裏,我終於可以哭出來。

死神,你又從我身邊走過,帶走了我疼愛的人,你來去無蹤,每次重臨,都讓人束手無策,生命如斯脆弱,還要帶走誰?會是我嗎?我不甘,因我還有很多心願未完成。

我還要讓團隊實踐教育理想,讓他們在教育工作中體會到生命如何變得更好,還要讓家長在充滿希望的氛圍中看着孩子成長,然後我跟團隊帶着學生追夢,讓我繼續嘗到圓夢的點點甜。

當下特別想起學生和老師們鬧烘烘在大堂做早操的畫面,每天家長們接送孩子的情景,還有團隊跟學生上課的片段……我心神一抖,今夜好好休息,迎接更多的明天。

文:譚蘊華(東華三院包玉星學校校長)

作者簡介﹕從事特殊教育工作逾廿載,深信特教孩子一樣各有潛質,盼藉特教生涯的經歷,宣揚「有教無類,尊重多元」的精神。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