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念父親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12日

【明報專訊】8年前媽媽離世後,改由我擔當照顧父親的角色,才知道照顧者有幾難做。後來寫了一篇〈久病牀前難盡孝〉(回顧:bit.ly/3jhY4Ce),簡單講述事發經過和我的心路歷程。沒想過幾十年的深厚父女情,竟然敵不過塘邊鶴的挑撥離間,最終和父親關係決裂。但我們的結局更加戲劇化,見父親最後一面是在醫院病房,經過幾個醫生詳細解釋父親身體狀况之後,我決定「拒絕心肺復蘇」(Do not resuscitate),放手讓他舒舒服服好好走。我握着父親溫暖的手和他道別,撫摸着他安睡祥和的面孔。我慶幸,經過那麼多風風雨雨是是非非,父親一生的最後一程,我有福氣為他打點。

簡單而體面 送父親最後一程

父親向來講究體面着重禮儀,慶幸他去得瀟灑走得及時,我還有足夠時間資源安排簡單但符合父親心意的喪禮。最受公公疼愛的大小T,可以親自送他最後一程。辦好父親的喪事,我本來想靜靜了事,沒有打算公開寫出來。思前想後,父親的離世,令我領悟了、覺悟了,或許寫出來,大家都會有所得着。我其實,很執著!

必須多謝瑪嘉烈醫院泌尿科、內科深切治療部所有醫生及醫護人員,不只是盡忠職守,是仁心仁術,非常體恤體諒,感激不盡!感恩大覺福行中心衍璇法師,教我頌經,更為父親在佛堂點燈。感謝台灣舅母,親手為父親寫心經誦經祈福。我雖然不是佛教徒,念心經迴向父親,祈求父親放下,心無罣礙,一路好走。

當日和父親決裂,我痛不欲生,幾近精神崩潰。反覆自問,究竟做錯些什麼,父親要這樣對我?我願意折壽去換父親的安康,用生命去愛父親難道有錯?為什麼落得老死不相往來的下場?

不是所有問題都有答案,但我知道這世界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想深一層,只是愛得太深,難以自拔,即使親如父母子女,出發點如何為對方好也好,都不能凌駕任何人的自由意願。我投訴父親情緒勒索的同時,我何嘗不是一樣地勒索他?

年少輕狂隨時間釋然 更多是不捨

年少輕狂,和母親關係水深火熱的時候,我大言不慚地講過他日母親離開,我一滴眼淚都不會為她流,結果自摑嘴巴。父親走了,心中當然不捨,但比不捨更多的是,釋懷、釋然。

問我可有後悔當日和父親決裂?我可以斬釘截鐵說沒有!不過應該有更好的方法處理,毋須劍拔弩張差點對簿公堂,互相傷害,親者痛,仇者快,真正何苦?幸好死亡身後事在我家從來不是忌諱,我可以按照父母親的意願為他們安排打點妥當,盡最後一點心意。

母親給我一副硬骨頭,父親給我一副軟心腸,終此一生,不失不忘!

文:張慧敏

作者簡介﹕資深獵頭人,企業培訓顧問,家庭CEO,辣筆寸嘴,擅長對付怪獸家長。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