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養救未來:為何偏愛看BL?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19日

【明報專訊】我是一個資深腐女,很久以前便愛上了BL(Boys' love),但我一直沒有太沉迷。可能近來第五波疫情,多了在家工作,最近我煲BL的情况已達上癮狀態。由於近年我全心追求學習善養,探究內在小孩,亦正修讀佛學輔導,於是嘗試用有關技巧去探索自己看BL背後的感受和想法。

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陶醉於BL男主角被重視、支持和保護的那份感覺,當我意識到在這份渴望的背後,是一份強烈的孤獨感和無助感時,我馬上泣不成聲。我找生命教練Winston幫我梳理,過程中發現了很大的怨恨和不甘心:

「為何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接納我?只會挑我的不足?」

「為何小時候我哭到喘不過氣也沒有人來看我一眼?」

「為何我遇到挫折時得到的是奚落而不是支持?」

「為何我被冷待和羞辱時沒有人出來保護我?」

「我是否就這麼不值得被珍惜?」

小時候,我家管教很嚴,雖然我現在明白家人是出於愛,但小時候的我就只感到被要求和嫌棄。在社會化教養下,我自小要禮讓,其他人不要,我才可以要;別人問我要的,就算不情願,也得分享。那種被接納、被滿足、被珍惜的渴望,唯有到戀愛漫畫裏追求,但為何我就偏愛BL呢?

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家裏重男輕女。我的爺爺有兩個太太,我們是大房卻沒有一個男孫。爸爸很渴望我會是一個男孩,小時候也只是買男孩子的玩具給我。我從小就覺得不可輸給男生,以至我大學選科也是選工程系。由於我好強,所以一般傻白甜女主角的柔弱和矜持都令我受不了。而BL中不服輸、不妥協,而且會主動爭取的男角色,我才會代入得到。由於我一直表現得很強勢,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很少受到照顧和保護。但在BL的世界裏,就算男主角「無論多強也被寵着」,並「被看出強悍背後的傷痛而被心痛着」,像我這樣外強中乾的人或許都有這般渴望吧!

長久被漠視 自覺不值得被愛

從小到大我都很容易發怒,家裏一般以責罰來壓抑我的情緒。由於妹妹乖巧文靜,所以家裏被責罰的大多是我,被誇讚的都是妹妹。於是我潛意識形成了「我不值得被愛」的信念,我像是一個詛咒,只會令大家痛苦。我甚至曾經認為,我男朋友愛上我絕對是一個錯誤!有這麼一個信念,難怪我這麼易生氣。其實,每個人也有影響着自己生命的核心信念,只是很多時我們都不察覺。這些發現讓我明白到,從原生家庭裏得不到的,孩子會窮一生去追求;但無論如何努力向外求,也不會感到滿足。當我從不斷學習、反思及療癒中認清自己有這個「我不值得被愛」的信念時,我明白BL主角們那義無反顧地打破世俗枷鎖,堅守本心地去愛,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理解到自己有這份需要後,我現正努力學習把自己,也把孩子「捧在手心裏愛惜」,希望他們長大後不需要到處追求那份他們本身就值得擁有的愛。這是我的故事。作為兩孩之母,在疫情下望與各父母共勉:善養孩子,不在乎孩子達到我們的期望,而在看清孩子的需要加以善待。

教育大同及教育大同社企於3、4月間推出一系列「陪你抗疫善養作坊」,並開放5本善養繪本「芊芊和比比」系列讓公眾免費任讀,詳情︰facebook.com/EDiversity。本會並感謝陳廷驊基金會捐助200套繪本及部分工作坊予有需要家庭。

文:周芷欣(教育大同善養團隊及善養村成員)

作者簡介﹕教育大同是由家長發起的慈善機構,自2014年成立以來,一直推動家長及教師透過反思教育的意義,從尊重孩子的不同需要出發,革新在家、在校、在社區的教育/教養模式。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393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