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疫」轉孩子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07日

【明報專訊】仍可選擇在家工作的日子,遇上小兒恢復面授課堂的第一日,我歡喜的把握這機會去接送他。當日,小強一下課見我便分享教師叫他做班長的事,一本正經地說:「我跟老師說,自己要些時間考慮,不過我明早會答應的。」他要慎重考慮,卻很快又想通透,在我看來是太神奇了!到底他那小小腦袋經歷過什麼?

開始思前想後的年齡

小強正就讀小四,記得他說過,學期初教師曾在班上問誰想當班長,他有舉手示意,但沒被選中。既然有心擔當這個崗位,為何當機會再來時,他反倒要考慮呢?「我在想,其實自己過去的表現,配不配得做班長呢?我又擔心其他同學的想法,到底他們接不接受我擔任這崗位?」小強清楚說出心中想法,原來他在自我檢討,並反思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我感到欣慰,又不禁想起他在疫情下的轉變……

疫情前後 兩種態度

就讀初小時,小強隨哥哥參與一項由學校引薦的特別功課輔導計劃。第一個學期完結時,他竟然取了個「特師」榮譽回來。所謂「特師」,是指那些每日認真完成功課,再在餘下時間熱心幫助班上其他同學解決功課疑難的人。這項計劃建立了小強積極進取的學習心態。自此以後,他認真對待默書寫字,願意做課外練習,考試測驗都有好表現。這態度甚至延伸至家中日常生活上,例如他會執拾整齊書櫃,收拾玩具,主動看圖書及投入聽我講故事等。

小二下半學年開始,全港學生在疫情下經歷了一段頗長時間的停課和網課,間斷的半天實體課,再來一個特別假期。兩年多的學習生活,尤其對小學生來說,就是一片渾沌……小強從中來了個大轉變,包括:1)他不愛坐定定在電腦熒光幕前,有規有矩地上比較嚴厲的教師的課堂,逐漸變得討厭上課,過程中不斷「放負」,並開始偷偷看短片或跟同學私聊;2)網課全盛期時,分別有實體和網上派發的功課,因為無心裝載,他都找不着,交不準;3)書籍、筆記簿和工作紙,因不被重視,變得雜亂無章……從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狀來看,他的情緒衝動情况增多了,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上的問題,即主要是組織和計劃能力方面的缺失,也一下子全都顯現出來!在疫情環境下、網絡誘惑下、青少年反叛期哥哥的影響下,不要說小強,就算是家長,也會大受影響!

小強被選為班長這件事,就像及時雨一樣,為我帶來撲滅連綿火焰的盼望,想起初小的「特師」效應。疫症,沒有人想它出現,沒人想到它的漫長;孩子被「疫」轉,學習心態變差,沒有家長想見到,不過這狀况不會漫長,因為環境會轉變,機遇會再來,他們也會成長。小強短時間內想通,接受了班長的任務,原來是在小息期間,主動問一位他視為好朋友的教師的意見,這不就是成長嗎?家長只需要把握可見機會,與教師保持溝通,憑着愛心,用適合的語氣,孩子是會變好的。最後,小強跟我說過一些教好孩子的要訣:不要靠鬧,要有耐性;要溫柔,慢慢教。獎罰也要分明,懲罰卻不可太重……小強的建議,要記好啊,我相信大家總會有用得着的時候。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莊兒--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0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