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教育:小觀眾走進故事 為環保據理力爭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14日

【明報專訊】自然保育、環境保護,是全球議題,雖然重要,卻不易推展。過去,環境教育(環教)工作者多透過講座、工作坊,甚或話劇等相對單向的形式去傳遞環保信息,受眾接收到多少,較難掌握。最近有環保團體,便嘗試把環教結合論壇劇場,讓台下的觀眾有機會介入劇情,攜手應對劇情中的危機。究竟,這種不設限的共同探索,是否環教的新出路呢?

這天,保良局世德小學的禮堂化身成人迹罕至的濕地樂園,隨處都見到小白鷺、魚兒、樹蛙、蝴蝶、甲蟲等生物的蹤影,牠們過着優哉游哉的生活。但濕地樂園突然來了3個不速之客,老大Fever帶着手下石仔和提子包,說要在這兒建立「秘密基地」,他們搭建帳篷、大聲播歌,更拿出氣槍周圍發射……其中一隻小白鷺被射傷倒下。雖然提子包心中愧疚,不斷勸阻兩個朋友,但她生性怯懦兼辯才不足……

這時候,在台上飾演精靈的長春社教育經理鄧俊賢(Terence)便走到台下,邀請小觀眾介入故事情節,並以提子包的角色,嘗試引導Fever和石仔一起思考一個重要的問題——這是誰的樂園?台下的學生反應非常熱烈,紛紛獻計,「把雀巢搬去安全的地方」、「用帳篷圍起哪些動物」、「報警吧」,集思廣益後,最後由一男一女的同學先後上台參與演出。男同學質問Fever和石仔︰「小動物有生命的,就像你們一樣,想想你們被氣槍射中,會有什麼感覺呢?」女同學則以柔制剛︰「你們想玩,可以去其他地方,例如去公園……這個地方,屬於人和動物的……哪些小動物在這兒出世、長大,牠們有權住在這裏啊……」。

論壇劇場 提供討論空間

環保團體長春社聯乘劇團「小不點創作」製作的論壇劇場《這是誰的樂園?》,在一片討論聲之中結束,Fever和石仔如何抉擇,故事沒有交代。編劇鄧惠儀(Connie)說,這是論壇劇場的特色所在,「論壇劇場就是這樣開放的,它不是旨在追求『對』與『錯』,而是給大家一個討論和嘗試的空間,觀眾在劇中嘗試過,才更有力量在真實生活中實踐出來」。

從劇中發掘不公平元素

從事環教工作多年的Terence補充,環教向來重視傳遞知識和資訊,「不論是參與講座、工作坊,看紀錄片等,都是很直接的,大家照着我們所講的去做,就是環保了!但為何社會受眾仍然不關注環保呢?除了演繹手法問題,是否我們沒有提供足夠的思考空間?」因此長春社首次試用論壇劇場的手法,讓學生親自從劇目中發掘不公平的元素,再鼓勵他們站在不同的角度和位置,嘗試替那些被欺壓的角色發聲。Terence期望孩子透過思考、沉澱這個經歷,有朝一日能為他們的生活帶來改變。

在2021/22學年,《這是誰的樂園?》在多間學校巡迴演出,小不點創作藝術總監梁念行(Genna)笑言,有時學生的想法很異想天開,但喜見他們會不斷自我修正,「記得有一場,同學的介入方式,是要把濕地樂園分作兩半,一半給人類,一半給動物。於是演員繼續射槍,結果卻誤射到隔離的空間。同學馬上就說︰『噢,原來這個辦法不行。』」。

保良局世德小學亦是一間重視環教的學校,課程訂定結合了「自然校園」的發展方向。這天,學校就安排四年級學生在「生活智慧課」參與這個別開生面的論壇劇場。副校長梁德儀形容學生參與度高,這種環教手法值得鼓勵,「我看見同學們很主動去回應,當劇中演員舉手投票是否要在濕地建立『秘密基地』時,即使沒有問學生意見,他們也自動舉手大叫『不好呀』,他們展現出同理心。我覺得用這種模式上課,比教師在課堂直接講解應該怎樣做,效果更佳」。

文︰沈雅詩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