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沒有「姐姐」的日子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1日

【明報專訊】沒有家傭「姐姐」的日子,一家四口都長大了!

想當年懷着雞蛋仔的時候,倉卒決定聘請一個菲律賓籍伊斯蘭教徒作為家傭。撇除生活習慣需要磨合,最大的適應包括面對她內向隱忍的個性,還好她一直愛護雞蛋仔,相處尚算融洽,讓我第二次懷孕期間可以專心安胎。

不過,細佬肥仔出世後,她忽然請辭回鄉,當時社會上有很多所謂「跳工」個案,但她誓神劈願表示辭職是因為3年沒有見過家人,亦開始覺得身體疲累,力有不逮,是時候「告老還鄉」。面對突然分離,我當然有憤怒、被背叛的感覺,不過也學習慢慢消化這個壞消息。

手指乾燥如魔術貼

如是者,肥仔剛過了百日,我就開始全職媽媽的生活。平日揸筆多過揸刀,切菜始終難逃切到手指;足不出戶依賴網購平台,怎料疫情爆發連送貨員都病了。這個冬天,無限循環洗嬰兒衣服、洗碗碟、拖地洗廁所,手指頭全部都破裂了,和另外一個家庭主婦媽媽討教生活智慧,她告訴我:「對啊!手指乾燥如魔術貼一樣!很神奇呢!」無奈加苦笑,日子還是湊合過着。

兒子變懂事:媽媽辛苦了

就像網上媽媽谷分享,我添置了掃地機械人、洗碗碟機、各類廚房小家電,提升家務效率;亦委託老爺抽時間接哥哥放學,聘請保母姨姨間中協助照顧肥仔,不知不覺就過了半年。 快將5歲的雞蛋仔愈來愈懂事,生活自理能力提升,有一回睡覺前在收拾玩具,認真告訴我:「媽媽要煮飯做清潔,所以我收拾玩具,媽媽辛苦了。」而差不多10個月大的肥仔,也戒了夜奶,準時吃、睡、拉。至於老公,在工作和進修之間,也學會留意家中細節,嘗試補位,似乎從巨嬰開始蛻變成長。

最近一次和「姐姐」視像,知道她陪伴母親到城市醫院檢查身體,趁網絡接收穩定立即聯絡我。她沒有跳工,真的回鄉照顧家人了,但作為一個單親媽媽,左算右算,待齋戒月過後還是要計劃回香港工作。在她的穆斯林社區沒有離婚婦人出國掙錢,但她還是背着流言蜚語,默默耕耘。

心甘命抵又好,為勢所迫也罷,嘗試一些沒有把握的新事情,都會讓我們成長。成長的過程未必浪漫、未必興奮,但過後回望,我總會感恩有這些經驗。姐姐踏出安舒區,離鄉別井掙錢;我也是跳出框框,全身投入家事。最少,到目前為止,我為自己感到驕傲,全屋男孩都喜歡吃我弄的菜。

文:彭梓雅

作者簡介: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繪本伴讀導師/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2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