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別不童:視藝家盡情發揮 搣甩「治療」標籤 玩創書法陶泥 開啟感官宇宙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28日

【明報專訊】藝術陶冶性情,毋庸贅述,而以藝術手法支援SEN(特殊教育需要)學童,亦非新鮮事。但長久以來,社福界都傾向把藝術當作介入工具,且以建構能力為目標,反之藝術本身的價值,卻未有在SEN服務上充分發揮。有社福機構決定破格創新,找來17名本地著名藝術家跨專業合作,以視覺藝術手法,把藝術家、社工和SEN學童三方結連,擦出不少火花,經驗值得和公眾分享。

文︰沈雅詩

香港小童群益會在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下,於2019年展開為期3年的「藝術有SENse」計劃(下稱計劃),由社工與藝術家聯手合作,共同策劃以視覺藝術介入SEN服務的課程,對象包括ADHD(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ASD(自閉症譜系障礙)和讀寫障礙特質的高小及中學生,並在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和學校裏推行。

過程中體驗情緒調節 與人溝通

身兼此計劃經理、註冊社工和註冊表達藝術治療師三重身分的梁惠茹(Paisley)稱,雖然社福界也慣常把藝術融入SEN支援服務,但今次卻用嶄新形式,「社福機構一直和『藝術導師』合作比較多,例如請他們來教班,做一些藝術技巧訓練如繪畫、黏土手工等。一般有既定的訓練模式,亦有一個既定的作品。但今次很不同,我們邀請了藝術家加入,一起參與構思、策劃和執行課堂,借助他們的專業領域,幫助我們整理出一個比較清晰的論述,究竟藝術的進路是怎樣,如何和SEN小朋友的感官經驗聯繫」。

計劃的藝術顧問白雙全補充,由始至終都想除去SEN學童「被治療」的標籤,「很多時,這類學生參加活動,都是帶着一個『被治療』的身分,哪怕是『藝術治療』,隱藏背後的都是『治療』為目的。但這個計劃內的課堂卻強調玩和創作,只是在過程之中,學員會經驗到情緒調節、與人溝通,某程度上,已經達至訓練的果效」。

藝術創作是讓人表達想法和感受的平台,藝術物料則是一把鑰匙,可以開啟SEN孩子的感官宇宙。這個計劃由視覺藝術家組成班底,包括書法家徐沛之、藝術教育家楊秀卓、陶藝家黃美嫻等,他們藉着自己最熟練的創作媒介和物料,設計不同的藝術課程,讓學童從中找到適合自己的藝術創作手法。

寫書法前「放電」 我手寫我路

誰又會想到一班平日跳跳紮、坐不定的ADHD孩子,可投入書法世界呢?徐沛之曾這樣說:「人不需要先安定才可寫書法,書法本身就能讓人安定下來。」當然,整個課堂還要因應SEN學生的特質去調節,方能成事。Paisley坦言,要這班孩子一開始便充滿「儀式感」去寫書法,是不可能的任務,社工的角色,就是要按着他們的狀態,事前加入一些既可讓他們釋放能量,又和課堂一脈相承的小活動。

以書法堂為例,Paisley讓學生在開始前,隨着她在房間內走動,速度時快時慢。熱身過後,再每人給一張玉扣紙和沾上墨汁的毛筆,請他們繪畫剛才行走過的路線。這個活動不僅讓學生消耗過多的精力,同時幫助他們把身體經驗,游走於紙上,進入創作思潮。

「泥山」臣服 全身參與更投入

「營造強大的視覺效果」,亦是這個計劃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白雙全洋洋得意地分享陶泥工作坊的經歷,「同學一入課室,望到那堆泥、看到那座山,雙眼已經臣服了,很想參與,這就是視覺的威力」!Paisley則稱,這種震撼,是社工、學員都比較少經歷的,「以往我們和學生用陶泥,都是做一些細細件的作品,但藝術家說,把比例放大,小朋友在創作過程中,就不單止運用手指,而是整個身體都要移動配合,當全身都在參與時,投入程度會大很多,而且作品放大了,他們更容易聚焦,會較少中途走開」。

觸感經驗吸引孩子

隨着上月底舉行的成果展圓滿結束,這個為期3年的試驗計劃亦畫上句號。在這趟摸着石頭過河的旅程,白雙全承認,不是所有課堂都起到化學作用,「歸納結果,『撞中』的課堂,大部分都是一些感官經驗刺激比較大的,尤其是觸感經驗,它好像有種魔力,吸着SEN小朋友進去」;相反,一些需要比較多技巧處理的課堂,效果就不太理想,「其中一名聲音藝術家,擅長把舊電子零件改裝成樂器,但需要用上micro:bit、鱷魚夾等材料,單是駁線已經很頭痛,不易處理。因此,這個課堂只用了一次,就沒有再用了」。

想了解更多計劃成效及下載教案,可瀏覽jcartsmakesense.hk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3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