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式育兒記:我的考車日記

文章日期:2022年07月05日

【明報專訊】寫稿之時,正正是我考筆試的前一天,埋頭苦幹了一整個早上,過了明天,如果順利及格的話,我便可以考取日本車牌了!

有不少人給我說,其實只要我回香港逗留1個月,便可以用香港車牌,報考轉換日本駕駛執照的試,那麼我便不需要花30多萬日圓上駕駛學校(日本稱為教習所),由零開始學車。坦白說,在香港考到車牌,除了懂得駕駛自己考車的培正道外,我真的不懂駕駛其他道路,遑論駕駛高速公路、切線掉頭等,就連停車場泊車也不太懂;相反,經過在日本駕駛學校全面特訓後,我的駕駛信心大增。

上回講到我已經考取了「仮免許」(類似半個駕駛執照),然後進入第2階段,可以正式在街上駕駛。在第2階段,我總共要上19小時的駕駛課及12小時的「學科」。學科堂主要學習交通規則、標誌等,而當中也包括3小時的急救課,以及學習怎樣換車胎及上雪鏈等。另外更有一節課堂是用來分析學生的「駕駛性格」,從適應考試中了解自己的性格,從而認識自己性格上對交通安全有沒有影響等。

學神互相討論找盲點

而駕駛堂(日本稱為技能)除了會學習在街道上駕駛要注意的事宜,學習駕駛不同交匯處等之外,還有上高速公路的堂、自己看地圖找路的堂、跟不相識學員互相評論大家駕駛技術的堂。在整個學車過程中,其實會有好幾次跟不認識的學員一起坐在同一輛車,互相交換駕駛。第1次是考仮免許的時候,然後就是3小時的高速公路堂,每人在高速公路上輪流駕駛1小時,習慣以時速80至100公里駕駛,並學習如何在高速公路上切線、進入休息站等。此外就是互相評論大家駕駛技術的堂,這是一節2小時的課堂,駕駛導師帶領我跟兩個大學男生,互相輪流駕駛,其間要不斷寫筆記,記錄駕駛者駕駛時的好與壞,然後3人會一起討論(有點像會考中文口試)。大家逐一表達自己的意見,導師從旁指引,好讓駕駛者看到自己的盲點。此外,除了學習駕駛私家車外,更有機會學習怎樣駕駛50cc以下的「綿羊仔」(日本稱為原付),學習駕駛兩輪車能讓駕駛者了解電單車駕駛者的心理,能進一步留意駕駛時的盲點。駕駛過「綿羊仔」後,才知道原來電單車是如此多fun,雖然從來沒有打算學習電單車,但學過綿羊仔後我也有點心動!

經過這2個多月的駕駛特訓,我真的覺得自己的駕駛技術提升了不少,起碼在切線、上高速公路時,也克服了恐懼,衝過自己心理關口。雖然整個過程真的不容易,但總算「關關難、關關過」,最後成功完成路試,只差一步便能真正取得車牌,但毫無疑問是我人生中一個不錯的經驗。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文:椰菜媽--新手媽媽,最愛DIY玩具,與肯尼亞爸爸生了個椰菜B,最近移居日本生活,盼與兒子一起經歷快樂童年。

www.facebook.com/cabbagepatchkidsinjapan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4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