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苗園圃:為孩子停止「戰爭」

文章日期:2022年08月02日

【明報專訊】幾乎是普遍情况,家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夫妻關係都持續處於繃緊有如戰爭狀態,有時陷於「激戰」,有時進入「冷戰」。

小兒愛俯伏在牀上看圖書,我向他解釋多遍,這是一項對眼力有要求的活動,單靠高高掛起的天花燈光並不足夠,會損害眼睛。其實家中不乏LED枱燈,無論是隨處夾的、可摺疊的,都應有盡有。奈何小兒就是無心裝載,懷疑已有近視。

這晚他又做着同樣的事,我見狀溫馨道出問題,在旁的丈夫很快指着天花燈回應:「光線充裕啊!」那刻我唯有閉上嘴巴不嘮叨,直接拿枱燈放到小兒面前。怎料丈夫露出煩厭的表情大聲說:「不是說夠光了嗎?」我感到他語氣帶有爸爸撐腰的溫度,鬱悶地心想:「他不是說好了要關注小兒的眼睛健康嗎?他不是昨天才催促我要帶小兒驗眼嗎?怎麼說一套,做一套呢?」表面在氣孩子,心底裏更氣丈夫,於是我大力拍打枱燈一下,傷心離場,並罕有地把自己鎖在房間,嘗試早點入睡,決定什麼都不管。

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

看似一則生活瑣碎事,卻意外發展成一場歷時3周的「冷戰」。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至少我這樣想。那夜之後的兩天,我如常盡妻子本分噓寒問暖,怎知道換來視而不見、「黑面」和「已讀不回」,「冷戰」令人心情瞬間陰鬱。

第3天晚上,小兒於睡前語帶憂傷,透露爸爸在事發當晚跟他說的幾句話:「且看誰能忍耐誰更多,這頭家好快會散!」我當場變苦瓜乾了,怎能跟小兒說這種話?難道他忘記早些年由大兒另一事件所引發的「激戰」嗎?那次去到鬧離婚地步,他曾對只有6歲小兒說過類似的話,結果孩子時刻拿起家庭照,望着相片中爸爸淚如泉湧。

爸媽不和 孩子怎會開心?

「激戰」使全家人傷痕纍纍……爸媽不和,孩子怎會開心?父母離異,孩子怎不難過?我很熟悉這些感受,因為它們充斥着我的童年,我當了爸媽的「磨心」30多年,真不忍心自己孩子要受這種折騰。孩子出生以後,夫妻關係不再是二人的事,孩子總會被父母不經意捲入戰爭,這是沒人能改變的事實。

「激戰」過後數年雖有間歇的和平景象,但有特殊教育需要孩子的家庭彷彿沒法長久休戰,一旦不慎爆發「戰爭」,我都要很自覺地於一兩天內主動和解。鑑於枱燈事件令人喪志,這次我擔演苦婦人角色不易抽離,可是我最終選擇「放過」自己。「你沒有想過鎖上房門這動作,會破壞爸爸身分與形象?你沒有尊重過我……」丈夫的一席話,讓我再次明白,而且是徹底明白,男與女的「戰爭」是多麼的無謂,當女在講東(如要感到被愛和為孩子作榜樣),男卻在想西(如自尊心和想有小鳥依人的太太),要戰要爭的是不同的事,夫妻分歧只會愈來愈大,苦了孩子,我們當作智慧人,停止所有無謂「戰爭」!

「放過」自己就是要告別苦婦人角色。枱燈事件3周後的一個晚上,一家人暢泳後步行往餐廳時,小兒語帶嘲諷地問爸爸:「你又話好快散?」爸爸以一個尷尬眼神來回應他,我站在他們後面,扮作什麼也不知道。

文:莊兒

作者簡介:白天與少年為伍,同哭同笑同青春,一起並肩闖蕩;夜裏夾在ASD大兒和ADHD小兒之間,生命中途掏空自己,重新學習「溝通」。為扶苗兒成長,園圃中默默耕耘,力尋妙方實踐。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08期]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