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抗逆力:成長型思維 助逆境中重生 培養自我關懷 消除尋死念頭

文章日期:2023年09月19日

【明報專訊】新學年開始,莘莘學子重過繁忙與頻撲生活,除要適應升級的轉變,還有海量的家課、測驗與評估,以及連串為了提升技能的興趣班。難怪每年這段日子,小小心靈往往最脆弱。香港大學及理工大學的最新研究發現,在3000多名受訪學生中,17%中、小學生過去1年曾認真考慮尋死;單在小學校園,逾8%高小學童在1年內曾嘗試自殺,其中受到欺凌及出現抑鬱都是高危因素。

負責研究的港大學者直言,研究結果令人震驚,寄語整體社會反思現行教育制度,且幫助孩子培養「自我關懷(self-compassion)」及「成長型思維(growth mindset)」,減低他們出現尋死的念頭。

文︰譚以和

自殺,是全球25歲以下年輕人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根據教育局的統計,在2020至2022年期間,接獲全港中、小學呈報共71宗學生懷疑自殺身亡的個案。過往,本地少有研究探討12歲以下兒童的自殺問題,惟情况不容忽視。

新研究:17%中小學生想尋死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聯同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今年初在國際醫學期刊《精神病學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發表報告,兩系於2021年5至6月間在全港9間中學及4間小學,透過問卷訪問了3061個中一至中五學生及541個小四至小六學生,以了解本地學生企圖自殺狀况,並嘗試分析與學童自殺相關的高危因素及保護因素(protective factors)。

結果發現,在整體3000多名受訪中、小學生中,617人(17.5%)在過去1年曾認真考慮自殺,同期曾嘗試自殺的學童則有282人(7.9%)。若按年紀劃分,有自殺念頭的中學及小學學生分別為17.6%及15.8%;1年內曾有自殺行為的中、小學生,也分別佔7.8%及8.2%。

有份參與研究的有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臨牀心理學家黃蔚澄和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朱詩敏。黃蔚澄承認,本港學童自殺數字與外國情况相若,但仍覺得震驚:「即使數字只有1%或2%,作為父母、教師也覺得很高,我們也希望青少年朋友會開心地成長、學習、過童年,但原來很多小學生、中學生那麼早已想要死!」

寂寞、被欺凌、抑鬱者高危

是次研究亦希望進一步了解學生的家庭狀况、與父母溝通時間、與學校之聯繫、參加者的情緒健康、社交、性格與心理狀况等,期望找出與自殺相關的風險及保護因素。經統計學分析後,不論中學生還是小學生,認真考慮過自殺甚或嘗試自殺之三大高危因素,分別是感到寂寞(loneliness)、被欺凌(bullying)及出現抑鬱徵狀(depressive symptoms)。

黃蔚澄解釋,寂寞是指當學童渴望與人分享時,卻苦無對象,「持續打機也不一定不寂寞,可能只是雙手很忙,變成一種習慣」。他相信,家長大概知道子女喜歡做什麼,當意識到孩子有些悶時,應跟子女聊聊,陪他們做感興趣的事,「不要等到他們覺得寂寞」。

至於學童受欺凌,調查中問及參加者曾否被流言中傷、被排擠、被漠視、被威嚇,以至被網絡欺凌等,結果發現逾9%受訪中、小學生過去1年曾遭欺凌。「我們本來以為數字不多,但原來亞洲欺凌問題都頗嚴重。」面對子女懷疑受欺凌,他建議家長嘗試了解背後原因,未必需要即時介入,或可留空間給子女學習處理,情况嚴重則應與校方跟進。

除了高危因素值得關注,研究人員亦分析了有機會預防學童自殺的保護因素,顯示若他們具備某些性格特質,例如懂得自我關懷、擁有成長型思維及自制能力較強(self-control)等,出現自殺念頭或行為之風險會較低。

「自我關懷」乃現代心理學概念,是指人能體諒自身所面對的困境,並關懷內心承受的傷痛,不會自憐或怨天尤人,反會在撫平創傷之餘,積極尋找出路。他補充,若學童擁有這份關懷及慈悲心,自會推己及人,既不欺凌他人,更會主動關心有需要的同儕。

黃蔚澄解釋何謂「成長型思維」,「不是說凡事只看正面,不去想負面東西,而是認為即使世界有多醜陋,總可以改變的;即使自己表現欠佳,也可以學到一些東西,令自己成長……逆境也可重生,因為自己會成長,環境也會轉變」。

父母多聆聽多溝通 助快樂成長

要讓學童快樂成長,他強調,家庭和諧、父母與子女好好溝通,以至家長如何學習多聆聽,在什麼時候以什麼語氣教導孩子,均相當重要。同時,孩子當前的學業壓力,亦與自殺風險不無關係,家長、教師,以至教育制度都值得反思:「整個社會怎樣看學業?究竟上學要學知識?還是學怎樣求生?我們想孩子將來成為怎樣的人?」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67期]

相關字詞﹕親子溝通 成長型思維 自我關懷 親子 學童自殺 每日明報-Happy Pa Ma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