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講媽:迷途老人

文章日期:2023年10月10日

【明報專訊】話說星期六上晝,趁着孩子賴牀,我和老公打算二人世界吃早餐。拐彎走斜路的時候見到一個老先生仆倒,俯臥撐的掙扎着,我和老公還有途人一擁而上協助。他站起來的時候明顯感覺尷尬,不停道謝同時急急腳繼續走下坡路,但他膝頭擦傷而且步履艱難,應該曾經中風。其他途人都離開了,我卻放心不下,跟着這個「急步疾走」的長者,堅持陪他走一段路。

不信也不記得中秋剛過

他拒絕透露家人電話,又擔心我們報警送他入醫院,濃重的口音夾雜着英語。慢慢我拼湊出,這位老先生趁着兒子上班,(可能偷偷的)走出來要前往郵政局,心急要寄掛號信回上海。他很害怕麻煩到兒子,怕被責罵。可是當天是中秋節翌日,郵政局關門,老先生不信也不記得剛過了中秋,堅持要去郵政局看看。他對我還是有點戒心,不願意展示那封重要的家書。問他姓甚名誰,老先生用英語報上了姓氏,說自己的英文還可以,嘮嘮叨叨地說上海的風光。

老公已經悄悄地報警,我們抵達重門深鎖的郵政局時,老先生很迷惘及憂慮:或許我該跟你們一起先吃早餐?或許郵政局會開門?又或者有其他分局?看着他焦急,我也難受。終於等到警察,發現他口袋的「家書」其實是一小片紙張草草的寫了一個地址;還好他有身分證,不過真的沒辦法套出親人的聯絡方法。警察檢查他的衣領也沒有發現地址記號,唯有陪老先生在社區走走,或許會讓他想起回家的路,吩咐我和老公可以先行離開。

守望相助 多點關心長者

和老先生道別,他好像有點無奈給「遺棄了」,然後靜靜的跟警察離開。我和老公都感到納悶,二人世界早餐變成了嚴肅討論居家安老。失智,認知障礙,老人家中風又或者自理能力下降,照顧者壓力增加,如果老先生真的只有一個兒子,可能沒有足夠能力妥善照顧長者。再思考社區人士碰到這種老人家,有什麼可以做?應該做?剛好那天是公眾假期,途經的社區服務單位都沒有開放,除了報警送入醫院,似乎也沒有什麼選擇。雖然老先生糊里糊塗,但強烈感受到他的「自尊感」,即使提供協助也要顧及他的尊嚴。易地而處,如果迷途老人是自己的長輩,又或者患上認知障礙的是自己,也會希望鄰舍守望提供協助。大時大節,多點關心老人家,在此祝福老先生安好!

文:彭梓雅

作者簡介:前懲教主任,放棄鐵飯碗轉型全職主婦,兼職實習社工督導/繪本伴讀導師/家庭輔導員。興趣廣泛,不務正業。最大成就是生了一個「雞蛋仔」,置了一頭家。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70期]

相關字詞﹕認知障礙症 認知障礙 親子筆陣 名人KOL 彭梓雅 自在港媽 每日明報-Happy Pa Ma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