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養救未來:讓「打罵教育」止於這一代吧!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02日

【明報專訊】大概在數個月前,有台灣兒科醫生在社交平台發表文章說自己會體罰孩子,引起當地討論,我意外發現很多家長主張「教不聽就該打」。

我明白的。當孩子不受控,內心就會有衝動一巴打下去。那份衝動看似來自憤怒,其實源自無力感。打下去後,彷彿搶回主權,無力感消失了。當下孩子不再吭聲,那表面的「聽話」並不代表他真的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而是只能屈服於家長權威之下的求生之道。

我真的明白。天下父母都希望把孩子教好,將來才不會行差踏錯,有機會出人頭地;打罵是因為在乎,是用心良苦,背後都帶着一份好意。

我明白,因為我就是這樣長大的。我想起童年一幕:眼前母親露出憤怒、失望的表情,拿着拖鞋打在我身上啪啪作響。我仍然記得當時的心情:「母親不要我了」、「我要挽回母親對我的愛」,於是我跪地大哭說:「我知錯了。」

兒時跪地認錯 「挽回母親的愛」

我做錯什麼事呢?我小時候常在紙張上亂畫,邊畫邊喃喃自語說故事。我樂在其中,但在母親眼中只是一堆鬼畫符。惜物的她討厭我浪費紙張,所以若發現我亂畫,多半會出動拖鞋侍候。而我明知母親討厭,明知會捱罵捱打,仍然一次又一次亂畫。我有因為母親打我而學會惜物嗎?我學會的是偷偷摸摸地畫,還有把亂畫的紙張帶到學校收起來。到頭來我好像浪費更多紙張。

多年前我曾經在心理劇中重演這一幕,我朝飾演我母親的女士破口大罵,怒火之猛烈嚇了我自己一跳。當時我只看見了自己的憤怒,卻沒有留意到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悲傷。現在我重新寫出這段回憶,怒火已經完全消失了,但當我寫到「我要挽回母親對我的愛」,眼淚竟然忍不住奪眶而出。母親給我的明明是無條件的愛,我卻打從骨子裏覺得,我必須符合「聽話」這個條件才配得上母親的愛。我與母親之間隔了一堵名為「打罵教育」的金屬圍牆:她給我的愛我接收不到,而我內在對愛的渴求碰上冷冰冰的金屬,讓我漸漸變得麻木。

情緒是大火 火來了快跑

上一代的限制實在太多了。經過多年學習和沉澱,此時此刻我內心對父母充滿無盡感激。但我希望我的兒子有不一樣的體驗,不必兜兜轉轉才發現父母的愛。這一代父母生活不比上一代容易,很多人身心俱疲,無力花更多時間在孩子和自己身上。那份無力感會讓我們想要掌控更多,控制不了的時候操之過急,就容易出手或出口傷人。

我分享一個小方法,是看台灣薩提爾教養專家李儀婷老師的著作《一句教養》學的。口訣是「情緒是大火,火來了快跑」,在感覺到情緒快要爆發時離開現場,或是在心裏觀想自己與情緒拉開一段距離,給自己一點時間冷靜,也許那巴掌你就不用打下去,那句罵人的話就不用說出口了。我感恩身邊有很多資源,讓我努力學習陪伴、梳理和表達自己的情緒。我還做不好,但我知道透過一次次面對和調整,會愈來愈接近我心中理想的狀態。

就讓打罵教育止於我們這一代吧!孩子是世界的未來,只有帶着愛與覺知去教養下一代,世界才有可能朝美好的方向前進。願天下的家長都踏出善養的一小步,合力成就大同世界的一大步。

文:王廷怡(全職母親。每天努力進行善養實驗,從中陪伴孩子成長,同時療癒自己)

作者簡介:教育大同是由家長發起的慈善機構,自2014年成立以來,一直推動家長及教師透過反思教育的意義,從尊重孩子的不同需要出發,革新在家、在校、在社區的教育/教養模式。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82期]

相關字詞﹕善養小童成大同 善養 親子筆陣 名人KOL 善養救未來 每日明報-Happy Pa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