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女無方:無用之用

文章日期:2024年01月09日

【明報專訊】近來因為準備搬往一個更細的單位,所以必須在把有用之物入箱前,丟掉無用之物。這項工程本身已浩大,加上蘇菲不在港,如何妥善處理她的東西令人頭痛。想起朋友家有條規矩,就是一年沒用過的東西視為無用,到年底要扔掉,因此朋友家雖然有五口子,但雜物並不多。若用這方法處理,相信我家近七成東西可扔掉,走個簡約設計風格也可以。

處理蘇菲無用之物,無非是她十多年都捨不得扔掉的東西,有千奇百怪的小石頭和貝殼,也有我們以要扔掉的舊衣服布碎粗製的娃娃衣服,還有各種物料、形狀、大大小小的盛物器皿;這些無論當年或今日均屬「無用」的東西,就是陪伴蘇菲成長的玩物,我無法如玩具製作商般,描述他們售賣的玩具如何有助兒童發展哪些大腦機能,我只能說這些在現今社會不能稱為玩具的東西,有其存在意義。

「無聊事」皆成長印記

在2023年的最後一節中六課堂裏,我教導、教訓學生要好好規劃聖誕假期、模擬考試以至公開試的溫習計劃;一名學生突然舉手,說我應是十六型性格中的「J」,即判斷型,因為她觀察我就是喜歡凡事先做計劃,可能還會做長期計劃、中期計劃、短期計劃,然後還會按部就班地依據計劃做事或生活。我愣住了,再細思,是的,我特別喜歡計劃,也喜歡活在計劃中,因此對浪費時間會感到內疚,自然也見不得別人花時間在不知有何目的的事上。雖然自覺工作頗有效率,但目標都建立在完整計劃上,生活有時難免乏味沒趣。反觀蘇菲,時而發夢,花三五小時畫沒完成的畫,為想像的人物設定電話號碼,用無數時間跟友人吹無聊的水,在母親看來,這些無用的事,卻也成了蘇菲的成長印記,別有意義。

功利非絕對尺度 追夢自有意義

能善用物件的實用價值,時刻有效運用時間,這類人較易在現今職場上長袖善舞。可是凡事衡量價值、發揮效用這種思維一旦應用在所有人身上,那可是件可怕的事。我常想,若我活在靠狩獵維生的社會,定是個依賴別人救濟的無用之人。今天,我們會否輕易以有用無用去評定各種職業、學科,甚至是個人專長?蘇菲喜歡研究語言,若非有幸就讀牛津,會否得到那麽多肯定?有人窮一生追尋夢想,做着所謂無用之事,最後能成名自然獲得不少掌聲,但始終寂寂無聞的才是大多數。我相信,對追夢者而言,做着那些所謂無用之事,本身就是意義。

面對現實,雖然花了許多時間執拾,最後還是把蘇菲的有用無用之物全數入箱,待她回家再處理——又一次有意義地浪費時間。

文:蘇菲媽

作者簡介:中學副校長,女兒蘇菲中學畢業後負笈英國牛津大學。深切體會培育子女的迷惘,有意栽花花未必發,也非無心插柳柳能成蔭。如今借位分享蘇菲成長路,希望同思貼地教育。

(本網發表的作品若提出批評,旨在指出相關制度、政策或措施存在錯誤或缺點,目的是促使矯正或消除這些錯誤或缺點,循合法途徑予以改善,絕無意圖煽動他人對政府或其他社群產生憎恨、不滿或敵意。)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483期]

相關字詞﹕親子筆陣 蘇菲媽 教女無方 每日明報-Happy Pa Ma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