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s Talk:「麻甩肥婆」畫盡香港民生

文章日期:2016年07月21日

【明報專訊】很少人會對自己的缺點如此直認不諱。「呀將」說,要她形容自己,她會說自己是個「麻甩肥婆」。在眾多圖文作家之中,她尤其沒有明星包袱,從不美化自己,直言自己不是美女圖文作家。她在漫畫裏把自己畫成擁有圓咕碌身形,雙眼無神,頭髮貼着一張魔術貼的大嬸。但其實呀將的漫畫緊扣時下的社會議題,敢言幽默,一旦談到社會問題與政治,憤憤不平之姿襯以零星的粗口字眼,比起其他人,她的畫更真誠坦率。

「我的創作靈感源於生活。不用走太遠,光是在香港已有許多突如其來的東西足以變成作品。像剛踏進夏天,畫一下我這種肥人著短褲不可以為大地帶來美腿之餘,又不得不著的心聲」,呀將笑道。她把自己的肥胖化作娛人娛己的話題,就算夏日為臉上帶來油光與痘痘,她也想到佈滿痘痘的臉如同中國看相的痣相圖解一樣,密密麻麻,好笑之餘她的奇怪聯想也引發共鳴,極富生活趣味。

笑話作糖衣 令人關注政治

她從小便想當漫畫家,然而香港漫畫工業進一步萎縮,門檻又高,一己之力實難圓夢。她想成為畫《海賊王》的尾田榮一郎這類的漫畫家,然而現在的畫與她曾經幻想過的差太遠了。今年她踏進三字頭,除了圖文創作,她不時需要接與設計相關的兼職工作,在學校教興趣班,又會到年宵當散工——如此勞碌,因為香港全職創作實在不易。幸而四年前,她開了「貧友堆、一個墟!」Facebook專頁,定期把自己的作品與網友分享,當中的漫畫上至民生政治,下至生活冷笑話也一應俱全,有廣告商找上門,也吸引了出版社的青睞,但收入仍是九牛一毛。「我未來的計劃仍是創作。如果沒有錢的約束,我希望可搞展覽,但搞展覽除了需要資金,也需大量作品,然而現在的我仍未成氣候,要更、更、更努力才行,希望四十歲前做到吧。」說完,她大笑。

她的筆名呀將源於她以前玩同人誌時的花名「月國將軍」。她是一個漫畫迷,喜歡一些被人們視作只有男人才喜歡的東西,如打機、砌高達與模型。「我覺得砌模型跟畫畫好似,一樣是從零到一。我很鍾意做手作,不喜歡化妝買衫扮靚,許多人都說我『女人身男人心』。」呀將上年出版第一本圖文書,《堅係香港人生存手冊》。當中有血有淚也有「屎」,全書以廣東話炮製,畫了無數香港人的日常與許多貼地小故事。「我一直都是用電腦作畫,所以想試用不同工具作畫,好像油畫。我的長期目標是做個人展,展出當下時事民生有關的作品。」談到政治,她說真正的香港人應清楚香港正在發生什麼事。「我希望可以笑話作為糖衣,令大家更關注身邊發生的政治議題,不要做肉隨砧板上而茫然不知的『港豬』。畫敏感的政治議題無勇也無不勇,我畫的,只是身為一個愛香港的香港人應該做的事。」呀將說。

文:黃雅婷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