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釣金龜?】許亦妮陷入抑鬱 千字文回應多年負面報道 (16:42)

文章日期:2019年03月11日

2011年港姐季軍許芷熒(前名許亦妮)離開無綫後,專心在烹飪和心靈治療方面發展。許芷熒今日在社交平台發千字文,為日前兩篇關於自己的報道作平反,她提出當年在無綫工作時,公司只教她以「我冇回應」來回答一切不實報道,幸好身邊有人在旁支持,加上自行做靈性治療,才不會因此陷入抑鬱之中。至於參選期間被指跟很多男性交往過,許芷熒解釋當中有些男生不喜歡女性,有些亦只是普通的合照,而總決賽之前說她欠債一事,更是無稽和荒謬。至2015年首次主動提出解約,其中原因是想用更加多時間去學習,不是外間所謂雪藏和關係不好。

許芷熒表示:「現在我醉心烹飪和身心靈治療,覺得幫到別人和好朋友分享美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我知道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想學習更多,亦有很多東西想學想做。因為認為人來到這個世界上,是有源源不絕的課題要學習。」

許芷熒「千字文」原文:

昨天看到兩篇關於自己的報導(道),想了一天究竟我要在乎別人說什麼,還是為自己而活?

或許很多人都會說"你別太介意新聞或者別人說你什麼"或者有些人說"一認真你便輸了",但其實當你感同身受的時候,你也許就會明白我那份無奈,難過和壓力。

以前在舊公司的時候,一有關於對自己的不實報道,公司總是跟我說:"你唔使回應"or“你同佢哋講話《我冇回應》咁就得㗎啦",年輕的我當時也有問"點解我冇做過嘅嘢或者根本唔係事實嘅事,我唔可以否認或者話自己冇做過?我唔出聲,人哋咪會覺得我默認?"

他們:"你若回應只會越(愈)描越(愈)黑!"所以以前很多時候我只能選擇沉默。

未入行之前我也曾經做過觀眾,不了解娛樂圈,也會看報紙雜志(誌),看八卦新聞,看完之後也會當真。

很多人都會覺得我係一個很神秘的人,因為我很少在社交平台或者公眾媒體去解釋自己或者作出深入回應。也很少分享自己的私人生活或感情....這是我本來的性格,而不是需要為了隱藏什麼。

如果了解我的人,都會知道我是一個很少向別人說自己的事的人,有時唔開心,只會自己吞咗落肚,受了委屈,也告訴自己"算啦人哋都唔想嘅",報紙雜誌寫了不實報道,我也會對自己說"算啦,人哋都係打份工,佢都唔想咁寫我嘅"

其實很多香港朋友們都不知道藝人承受幾大壓力,試幻想一下你沒有做過的事,被人寫在報紙,全香港人都假設你有做過,還要重複又重複的不斷地重複報道。

 

其實很多藝人都有經歷過抑鬱症,幸好我身邊有幾位很好的好朋友和家人們永遠都會在我跌倒或難過的時候都會把我拉起來,自己也會替自己做靈性治療。否則我相信我自己都必定會陷入抑鬱當中。

很多香港朋友們都會說"你食得鹹魚抵得渴,你做得藝人預咗俾人批評"。

對!每個人都有言論自由,每個人都可以說出自己心裏面的想法,但其實有多少位網友或者觀眾朋友真的真實地在現實生活中認識我或者其他藝人朋友們呢?

如果你沒有真正認識我們,但在網上作出一些不用負責任的惡意的批評,其實這也是網絡欺凌的一種。

我自己從來都沒有對很多關於我自己的新聞作出任何澄清或者解釋。

年輕的時候我也跟一般人一樣也有正常的男仔朋友,也會有合照,但偏偏在我參選香港小姐的時候很多人惡意地把我和一些朋友的合照發到報館,然後說我跟他們交往過,當中有好幾位男生都不是喜歡女孩子的,我們當彼此是姊妹一樣,有些根本就只是普通合照一張,就被人說到今天,天喔,其實有時候我心裏面都很不舒服,那些朋友們無辜地做了我所謂的緋聞男朋友,重複又重複地被報道在報紙上。

大家可能認為只是"笑料一則","笑下咪算囉",但你們不知道這也影響到別人,他們也有自己生活,工作,家庭。

我也經一事長一智,2011年參選香港小姐之後,我就不太夠膽再和男性朋友合照,就算拍照後,也會叮囑朋友不要放在社交平台,免得一天他們又成為了緋聞男朋友。

曾經有位男親戚跟我說:"我係你表哥喎,表哥都唔可以影合照?"其實我心中不是這個意思,而是我心中有很大的恐懼感,我很怕每一張合照都成為所謂的ex boyfriend.

 

這就是一個很大的陰影。

至於我參選時說我欠債,欠好多個朋友錢,這更加無稽和荒謬。這個新聞一出的時候正是2011年我香港小姐總決賽之前,記者對我說:"有人寫咗封email去話你咁樣喎,佢哋話要係香港小姐總決賽當日去電視城遊行喎。"我當時的反應就是:”根本冇啲咁嘅事,簡直係荒謬,如果佢哋要去遊行就去遊行啦,但係應該唔會發生,因為根本都冇啲咁嘅事。”那時候公司更鼓勵我跟我說:’’那些所謂報料者是壞人,他們報假新聞到報紙雜誌就是希望令你自己退選或者我哋取消你資格,我哋係唔會取消你資格,而且你要更加努力唔好衰比那些希望睇住你衰,睇住你被取消資格的人!’’我相信當時擔任香港小姐評判的評審們眼睛都是雪亮的。

有很多事都不能夠一一解釋,那是因為我對舊公司仍然有着一份很大的尊重,我感恩曾經擁有的所有機會。在2015年是我第一次自己主動提出解約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想用更加多時間去學習。所以在那段時候我根本沒有時間回公司拍電視劇和工作,有時還要請假去學習,所以並不是大家說的所謂雪藏和關係不好。

重點是,我從來都沒有要求過加薪。

我想告訴大家的是,藝人朋友也是人,也有感受的。也許有些朋友們那天情緒不好,需要發洩,就在社交平台,報紙媒體上留一些帶有攻擊性或者侮辱的說話。

香港的開心指數很低,也許是因為我們需要更多欣賞身邊所有事物的眼睛和心。

多點愛,多點關懷,多謝支持和鼓勵!

外國人的開心指數高一點,每天他們都能在別人身上找到很多值得自己欣賞的事。

而不是每天都想着在哪裏有地方可以踐踏和詆毁別人。

這也是我選擇暫停做幕前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現在我心醉烹飪和身心靈治療,我覺得幫到別人和好朋友分享美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我知道自己的決定並沒有錯,我想學習更多,亦有很多東西想學想做。因為我認為人來到這個世界上是有源源不絕的課題要學習。

我也很喜歡演戲,但是現在的階段我享受着自己生命中充滿熱誠的事。

以上是我想了一天有感而發的對話。

我也不想,也覺得不需要再有什麼回應。

平時有時間,有心思我都想花在食譜和烹飪,放時間在身心靈治療上幫助別人。

我很快樂,找到自己喜愛做的事!

希望你們也找到屬於自己喜愛的事!#whitneyhui #許芷熒 #許亦妮

(即時娛樂)

明報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