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Lucky】Sammi千字文紀念愛犬 許志安:我愛你 (23:15)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07日

鄭秀文(Sammi)視她與丈夫許志安的愛犬Lucky如兒子般寵愛,由於Lucky已經15歲,年老多病,行動不便,連月來Sammi出心出力照顧牠;可是今日傳來壞消息,Sammi在社交平台透露Lucky近日在家中安詳離世,並已經火化。Sammi撰下千字文紀念愛犬,字裏行間流露着她對Lucky的愛。

「Lucky火化了。Lucky早前在家中安詳去世。牠有一顆善解人意的心,彷彿要讓我完成九月份手上工作,才正式告別我們。抱歉並沒有馬上跟大家說,需要一點空間去適應失去Lucky的事實,並靜靜地完成火化。感激你們曾經給我們很多鼓勵,而且曾為Lucky大大力加油!我腦海偶會出現牠呼出最後一口氣的景象,死亡如此的直接,可幸死亡卻又來得如此的安詳。Lucky在牠感覺最有安全感的家中安詳離去,牠死後,我們一直跟牠說話,撫摸牠,抱著牠,感受牠身體的最後餘溫。非常感激跑馬地獸醫doctor Hilary和姑娘們對Lucky多年照顧和醫治。Lucky的死亡令我聯想到人生,我個性從不悲觀,但感觸偶爾颷(飈)升。

Lucky走後,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剛發生後內心有一種說不出的傷感失落,有心理準備牠會有離去的一天並不意味可減少永別的痛。從難受到接受,現在,我會樂觀地想,牠已經不再被病痛折磨,從籠牢解脫,我甚為牠的解脫和幸福的十五年而高興安慰。默默回想Lucky的一點一滴,牠已經不在家,牠的精神靈魂卻存留家中每個空間。回想牠六月開始,身體一步步走下坡,但牠一雙眼睛卻依然満(滿)載生命力,逐漸癱瘓並不能阻止牠對家中所有事情的永遠好奇和跟進。好朋友來探訪牠,牠會用牠那熱情的眼神和仍然活潑有勁的尾巴去招待人。好客之道牠天生擁有。不過因著疫情,我們能用上百份百時間在家陪伴和照顧牠,這一刻回望,彼此也無憾。

人的能力再大,也主宰不了生死。生有時,死有時,歡笑有時,哭泣有時。聖經說:萬物有時。我深信,人間一切,萬物有時。

Lucky現在已經不再有病痛折磨。Lucky去世當晚,我們也安排了寵物殮葬公司接走Lucky,當安仔把Lucky搬進一個殮葬公司提供的箱子,那一刻,我們和工人姐姐都忍不住哭,負責接走Lucky的職員非常溫柔有禮,他做每一步都輕喚Lucky,叫牠不要害怕。看著Lucky被搬進有冷凍設備的車尾箱,然後被毛巾全身覆蓋一刻,內心激動難受,感受到訣別的痛苦意義。我們開著車一路跟著Lucky的冰櫃車,沿路上陪伴著Lucky,我們擔心牠自己在冰凍的廂子裡害怕........這一程車也是牠跟我們人生最後一段路,這一程車沉重而不捨,空氣也像死了。抵達殮葬公司時已經是凌晨一時多,Lucky在一個箱子裡側躺著,驟眼看來像熟睡了的孩子,我有那麼一刻在想:「如果牠只是在熟睡,那多好,如果生命可以重來,那多好」但生命;終究只有一次。天父已經給予了我們和Lucky最美好的十五個年頭。心中只有感恩。想到兩年前我們曾經在這殮葬公司火化了屋苑裏的一隻年老貓咪Coco,Coco跟Lucky是彼此認識的朋友,這一刻,Coco大概已經站在彩虹橋邊,迎接Lucky。

而進行火化那天,火化前我們可以在一房中跟牠共處三十分鐘,Lucky躺在小木床上,前肢被悉心擺放成自由奔馳的姿態,(我相信Lucky會喜歡這個pose,德國牧羊向來熱愛奔馳)牠全身的毛也被梳理得特別柔順,雙眼微合,表情非常自然,像沒有發出呼吸聲的熟睡,身體也被淸理得有股幽香,關節的傷口也被專業地清理蓋掩,我們輕撫著牠,身體是冰凍的,但不特別僵硬,我看著一動不動的牠,多麽渴望牠的眼珠會再次晃動,鼻孔再能呼氣,哪怕就只有一下。......我甚至忽然閃過一個畫面,有一天我也會如此躺著,安靜地接收活人的眼淚和傷悲。死亡是人生的必然,我從不忌諱,遲或早而已。

生有時,死有時,萬物有時,大抵連按下火化掣的時間,天父都精準計算了。在火化室裡按下火爐掣的一刻,除了哭,就寄望Lucky在天國開開心心。縱使哭,但我不忘記,牠喜歡家人快樂,你我也知道,狗的情感是那麼的細膩敏感和善解人意,我們快樂,牠們就會快樂哦!雖然這陣子我自己也有一點點沮喪心累。但我答應lucky,會快快恢愎,向前行。牠曾經帶給我們這個家的愛,足以承載我們往後的日子,在牠被火化成最後一道灰燼時,這份愛將會昇華並烙在心裡,永垂不滅。火化完,我們小心翼翼把牠的骨灰帶回家中。牠會安息在家裡。骨灰瓶裡,不僅僅是一堆骨灰———而是Lucky一份永遠被封存保留的愛。 #謝謝你們容許我以長長的文字紀念Lucky」

至於許志安同樣在社交平台留言吐心聲,「Lucky, 我愛你,多謝你」,雖然只是短短的說話,但內裏全是安仔對Lucky之情。

(即時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