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有抑鬱 黃秋生下月「登六」:非常喜歡現在的自己 (23:35)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3日

下月「登六」的黃秋生,將於8月中伙拍兩位演藝學院師弟陳淑儀和朱栢康合作演出15場舞台劇《ART呃》,此劇改編自法國劇作家雅絲曼娜雷莎(Yasmina Reza)成名作《ART》,之前有不少人改編演出,當中包括2008年黃子華主演的舞台劇《男磨坊》。秋生說自己沒有看過《男磨坊》,但可以想像到黃子華是較冷靜和具哲理性的演繹,跟他今次的風格及節奏完全不同,秋生透露其角色較乞人憎,說話毫不留情,笑指像他本人,「但要做到不似自己就是技術問題,加些模仿、幻想、節奏和語氣上改動等,在與對手排練過程中,慢慢去尋找角色」。秋生不擔心觀眾拿他跟黃子華比較,他指舞台劇有趣之處是無論誰人演過或公演過無數次也沒所謂,因大家演繹方法不同。

有指《ART呃》可能是他有份創辦的「神戲劇場」最後演出劇目,是他暫別香港舞台之作,秋生說:「希望不是,但暫時看不見未來會有很大機會再演舞台劇,除了疫情未穩定,還有各種不穩定因素。」演出後是否往台灣發展?他稱台灣看似很多機會,實質上又不是,只是可能性較大,「香港是零可能性,我還可以做什麼?沒有搵我拍電影和電視劇,舞台劇現在又這樣,現在和我以前認知的香港很不同」。入行數十年經歷過不少高低起跌,問到目前是否最艱難時刻,黃秋稱:「我已經完了,我當自己不是這個圈,所謂不是這個圈,因為這個圈都已經完了,起碼以前那種模式完了,就算以後有所謂電影,這個跟我以前所參與的世界已不同,成件事完了,不可以返轉頭。(完全沒機會?)起碼跟自己講不要發夢,亦不要埋怨辛苦建立的事業一下子消失了,這只會令自己痛苦。(曾經不開心?)一定有。(怎調節自己?)累積下來的修為,你思想的累積,內涵有幾多,就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來,沒困難是看不到的。」

秋生形容這段時候是極大試煉,「試煉中可能會失敗、跌倒、抑鬱、不開心,從而放棄自己 。(有過抑鬱?)有,但不嚴重,因為是一段長時間的改變,初時也會自我安慰,跟自己說『唔緊要』、『唔好諗住』、『睇吓點 』,但當真的完全零工作,怎麼辦?會因此焦慮、抑鬱,然後重新站起來,成件事是慢慢的,現在也會突然間不開心、抑鬱,因為前面仍漆黑一片,冇路行」。秋生自言對香港娛樂圈已完全沒有眷戀,現在哪裏有工作便去哪裏,這是生存問題。

談到快將60歲,秋生說感覺很奇怪,「後生時睇人60歲覺得很老,現在自己『登六』又不覺得,雖然身體開始慢慢衰退,但睡眠質素比以前好,生活和飲食穩定,慾望減少,連酒都飲少了。入面也沒以前這麼多不滿和憤怒,很平靜、很平和,非常喜歡現在的自己,說話的節奏和方式都不同。其實不是對外面的事沒有不滿,不過可以用另一個方法去表達,以前攻擊方法係唔得,唔等於我現在的方法得,既然這個方法唔得,就無謂再用」。

欲知專訪詳情,請留意明日(8月4日)明報娛樂版。

(即時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