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獎被批笑話 內地不報道禁搜尋 《十年》導演:掀起的浪會去哪,我也期待

文章日期:2016年04月05日

【明報專訊】《十年》自去年底上映以來,爭議不斷,被內地《環球時報》社評批評為「思想病毒」,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只獲一項提名下奪得最佳電影,亦餘波未了。部分資深電影人如黃百鳴批評《十年》獲獎是「笑話」及「極大錯誤」(見另稿),內地傳媒的金像獎報道則不提《十年》獲獎,列出的「完整」得獎名單索性刪去「最佳電影」一欄。《十年》監製蔡廉明以及4名導演接受明報專訪時回應說,「不會將荒謬的責任扛上身」;認為《十年》只是電影市場上的「一粒沙石」,「突然有撞擊發生,掀起的浪會去哪,我也期待」。

內地官方媒體新華社及騰訊網站的網頁均有報道金像獎,但均沒提及「最佳電影」,騰訊更以「完整名單」形容登出的獲獎名單。本報記者在微博搜尋「十年」及「金像獎」,得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金像獎 十年"搜索結果未予顯示」,若只搜尋「十年」則沒被屏蔽,但搜不到與金像獎或《十年》的留言。《十年》在內地網絡世界成為敏感詞。

感激金像獎壓力下頒獎 見電影人風骨

《十年》監製蔡廉明與4名導演,《冬蟬》的黃飛鵬、《方言》的歐文傑、《自焚者》的周冠威及《本地蛋》的伍嘉良一同受訪。蔡廉明在典禮上接過獎項時,在台上發言「多謝金像獎夠膽頒呢個獎畀我哋」,他接受訪問說,奪獎雖是評審投票下的選擇,但明白金像獎及爾冬陞面對壓力更多,欣賞爾冬陞面對「恐懼」仍為他們頒發獎項,形容是次奪獎是「投票下的選擇」。

《十年》班底對「爆冷」奪下最佳電影感驚訝,伍嘉良形容「心情交錯」,「榮譽背負太多包括香港人對將來的擔心、沉重及迷茫」;周冠威則說獲獎是「摑自己一巴」,引證自己對主流電影出身的評審有偏見﹕「原來他們擁護《十年》價值,會站出來為電影的社會意義及價值投票,讓我重新看到香港電影人的風骨」。他稱自己亦好奇評審投票予《十年》的原因,「但唔一定係政治表態」。

黃飛鵬承認電影不論票房、技術、藝術「也不怎麼好」,但奪獎可能為「最佳電影」重新定義,「康城、柏林影展也會選取意識形態的電影,時代會為我們定義今日的藝術」。

「只是一粒沙石」 指外界看得太高

4名導演過往均有與內地片商合作拍片的機會,《十年》班底亦有起用內地電影人員,對以後可能面對內地封殺,眾人均認為「自己沒做錯」,以「既來之則安之態度」面對。對於奪獎後引來行內恐懼,黃飛鵬認為將《十年》奪獎與電影業「命運」拉上關係是將《十年》「看得太高」:「既然只是小製作,怕我們什麼?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為何要睇住別人飯碗?」他認為,《十年》只是電影市場的「一粒沙石」,「突然有撞擊發生,掀起的浪會去哪,我也期待」。

指業界太依賴內地 倘遇封鎖可反思

歐文傑稱,若往後金像獎及業界因而遭內地經濟封鎖,反可引證電影業只靠「餅碎」也有出路:「係咪要人畀粒糖你、引你先去做嘢?呢位金主是否永遠都存在?」歐認為業界太依賴合拍片及內地市場,甚至因遷就內地制度影響創作空間。

創作《自焚者》的周冠威認為,《自焚者》已令他克服內心最大恐懼,往後「不會行番轉頭」,更無懼創作,「只係畀壓力嗰個做錯」。

明報記者 利君雅 袁樂婷 廖嘉慧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