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貧富共生

文章日期:2019年06月15日

【明報專訊】《韓流怪嚇》導演奉俊昊執導的新片《上流寄生族》,今年5月在康城影展勇奪最高榮譽金棕櫚獎,成為史上首齣韓片得此榮譽。《上流寄生族》結合幽默、感人、懸疑等元素,點出現時社會上不公平的制度,講述貧窮與富裕家庭互相依附,共存共生的關係。奉俊昊執導《玉子》、《末世列車》等舊作均口碑甚佳,加上《逆權司機》影帝宋康昊主演,難怪韓國5月份是電影市道淡季,仍創下最高票房紀錄。

《上流寄生族》上月30日在韓國開畫,憑着康城金棕櫚獎的光環,上映兩周票房收逾631億韓圜(約4.25億港元),累計737萬人次入場觀看,早以超過該片370萬入場人次的收支平衡點,還超越《陽光姊妹淘》(736萬入場人次),刷新韓國史上5月份最佳票房紀錄。

導演叮囑觀衆別劇透

《上流寄生族》講述窮爸爸(宋康昊飾)一家四口都是無業遊民,終日無所事事,只能全家做「散工」維持生計,但經常連簡單的工作都做不好,例如摺合外賣簿餅盒都錯漏百出。直至家中長子基佑(崔宇植飾)獲好友推薦到富裕家庭當補習老師。

基佑找胞妹(朴素丹飾)為他偽造畢業證書,助他通過面試,一家四口因此可「共享」富豪家庭的上流生活,但兩個家庭因無止境的貧富差距,發生連串懸疑事件。在韓國上映時,導演奉俊昊千叮萬囑當地傳媒不要劇透,因電影後半段,富豪家庭中的保母帶來轉捩點。

片中呈現不同階層的人,無法維持共存共生的狀况。其實導演奉俊昊在舊作《未世列車》早探討過社會階級問題,也曾在《韓流怪嚇》及《玉子》中批判資本主義;今次透過《上流寄生族》再次深入探究貧富共存的可能性。

《上流寄生族》原名Parasite,即「寄生蟲」,奉俊昊表示電影中不會真的出現寄生蟲,也不會有醫生或生物學家,他指「寄生蟲」與「共生」一詞意思相近,但「寄生蟲」失去「共生」的尊重感,他就是想描述這種淒慘感覺。奉俊昊強調戲中沒有任何角色是壞人,但上流社會與低下階層之間的分歧與衝突,自然而生。電影尾聲甚至帶出,年輕一代要購入一棟豪宅幾乎不可能,據統計至少要儲過百年錢才能夢想成真。這情形跟香港社會是否有點相似?難怪在康城首映後,不少影評人說此片背景雖然是韓國,其實國際社會都面對類似問題。

內定宋康昊崔宇植演父子

據悉,奉俊昊在新片選角前,已內定由宋康昊及《屍殺列車》崔宇植飾演父子,他稱戲中所有角色的戲分平均,大部分時間是群戲,演員合作性非常重要。不過,宋康昊散發着壓倒性的存在感,就如足球場上的美斯一樣。事實上,兩人是老拍檔,宋康昊先後演出過奉俊昊執導的《殺人回憶》、《韓流怪嚇》及《末世列車》,就算在康城出席頒獎禮,也是兩人結伴。

崔宇植則是整個故事的起點,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加上崔宇植曾演出奉俊昊的前作《玉子》,讓他成為此角色的不二之選。此外,《我的大叔》李善均飾演富爸爸、《人間中毒》曹汝貞飾演富媽媽、《灰姑娘與四騎士》朴素丹飾演窮妹妹。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搞乜戀金秘書》朴敘俊客串飾演名校大學生,正是他介紹崔宇植到富家當補習老師。

貴價垃圾桶 導演開眼界

戲中貧富兩家的生活空間與電影主題有密切關係,全片室內戲甚多,宋康昊一家住在污穢、韓國常見的「半地下室」房屋,據悉由實景與搭建場景合併而成。至於佔了六成戲分以上的豪宅,佈置得規模相當龐大,所佔的製作費也最多。奉俊昊笑言豪宅不是他熟悉的世界,「我也學習了很多,發現原來有這樣昂貴的家具、牆紙,一個垃圾桶價值250萬韓圜(約1.7萬港元),即使踩下腳板或蓋子合上也不會有聲音,我都不知道有這樣的東西,真的太神奇了,把這個垃圾桶歸還時,還怕會弄壞」。

文:蘇珮欣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