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演《獅子山下2020》有得着 鄭敬基瞓有味劏房體驗基層辛酸

文章日期:2020年03月15日

【明報專訊】「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更無懼」《獅子山下》的歌詞對不同年紀的香港人也不會陌生,鄭敬基在香港經歷過不同年代,這大半年來,他對這句歌詞有不同感受。他參與港台電視新一輯《獅子山下2020》的單元故事「日照太短」,演任職保安員的劏房戶。以他的演出經驗,考慮是否接拍時,竟先問自己:「演唔演到?我沒有受傳統演技訓練,過往演出志在搞吓笑,近幾年是大個了,在掌握角色時有沒有深度?層次?是有顧慮的,就是怕辜負了這個有熱誠的製作團隊。好開心他們給我練習機會!」

鄭敬基參演的「日照太短」是港台外判製作,他稱由合作演員到幕後團隊也是首次合作,導演與編劇的仔細程度令他驚訝。57歲的他試造型時,被導演嫌外形太𡃁仔,他笑說:「我感恩父母給我很好的皮膚,所以化妝時要加斑。」過往TVB拍劇未必有人詳細講故事,演員靠直覺演出,有時會變不連貫。今次他拍《獅子山下2020》,感驚訝是團隊做充足的資料蒐集,原來住劏房的水電費好貴,做保安員偷時間頂更,但又不能超過申請公屋資格,其間家庭成員有增減又增變數,好多疑問令主人翁變得複雜。有人會以哭鬧為捷徑上樓,反映這制度的漏洞。

劇中父子情感人

此劇在土瓜灣的舊樓拍攝,鄭敬基稱見識過不同類型劏房,住二樓的不能開窗,因為外面全是樓上掉下來的垃圾堆,有漏水的,也有離遠已聞到味的劏房。合作過程中,他跟一班年齡不超過30歲的工作人員相處,提到買樓話題給他啟發。他說:「以前這行業興旺,大家不停接Job搵錢供樓。今次我跟他們提起買樓,竟然無人要買樓,原因是不想被揸住條頸。原來縛手縛腳的生活方式是自己造成的。」

鄭敬基的角色處境慘,遭遇困難但又不是別人想像的慘情,每個人有方法做好些。鄭敬基也回想童年,說家境不算窮,可以用豐富形容,但當年父親情願返工做生意,也不會為家庭犧牲時間。劇中的父與子,收入僅夠生活開支,但父親會抽時間陪兒子種盆栽。故事好感人,反映現實之餘,最後也有希望。

關注基層真正需要

鄭敬基說:「我以前太幸福,就是那些在外國讀完書返港,我的世界好脫節,但去年6月開始的社會運動,令我醒覺。過往睇電視求娛樂,想開心笑笑,但這個時代大家更關注基層真正需要,還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現在我出街也會多帶5個口罩給前線工作者。我覺得比以前更需要港台這些有好內容的節目,就算對政治不敏感的人,也需要知道民生。香港人以前搵食最重要,最叻轉膊,不想被搞亂。不過,過去大半年是轉不到了,因為政府沒有照顧大部分人的需要。」

「政治氣候令人好驚」

在獅子山下生活,鄭敬基從《獅子山下》的歌詞感受到時代的變化。他哼出兩句歌詞「同舟人 誓相隨 無畏更無懼」,說以前獅子山下生活環境更差都是貧窮問題,香港精神總會捱過去,而顧嘉煇作曲,黃霑填的詞,最後也是一個好的完結,所以是「無畏更無懼」。不過,現在再唱這句歌詞是更困難,因為這時代要顧慮的不單止沒有了工作,走在前線的甚至有生命危險,這些問題要誠實面對,政治氣候令人好驚。

香港人醒目自救

「我覺得現在的獅子山下除了社會因素,也有政治因素與國際因素,香港的獅子山下變得國際化,不單是香港人的事情。若只站在角落,就好似住劏房一樣,永遠都會好慘,直至有人伸出援手。在管理這樣差的環境下,香港人好醒目變得好快,Be Water自救。」

鄭敬基早已移民加拿大,回流返港生活,他理解有人會質疑他所說的是風涼活,因為他有退路,他亦不介意別人的說話。

鄭敬基說:「我個心掛住香港,無論去到哪裏也可以為香港發聲。以前的藝人,社會責任是提供娛樂,簽個名或合照令人開心。不過,這個年代藝人變得好被動,沒有了影響力更不再發光。這陣子藝人主動買口罩,捐錢的善舉不及義工團體,自己還可以做什麼?我希望有生之年可以make a difference。」

記者:唐嘉晞

攝影:鍾偉茵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