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紀錄片《Burn with Us》聚焦圍封理大 奧斯卡得獎導演會怎拍?

文章日期:2020年04月28日

【明報專訊】「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如果大火毁滅我們,你會跟我們同歸於盡)」,來自Suzanne Collins的小說《飢餓遊戲》,該三部曲曾搬上大銀幕,金像影后珍妮花羅倫斯飾演主角凱妮絲;這著名對白曾出現在多場社會運動,包括去年的反修例抗爭。片中凱妮絲成為反抗軍的精神領袖,專制又腐敗的都城,卻對她和同志步步緊逼;其中一幕,她在第8區發現都成軍隊轟炸醫院,手無寸鐵的平民無一倖存,凱妮絲由震驚轉化為暴怒。她告誡大家若以為跟都城停火,就得到公平對待,那是欺騙自己,反抗之外,別無他途。她對都城的史諾總統說,「你可以折磨我們,轟炸、把我們的區域燒成焦土,但你看到嗎,火正在蔓延,如果大火毁滅我們,你會跟我們同歸於盡」。

網上免費看

以美國得州奧斯汀為基地的「曱甴工作室」(Cockroach Studios),在官網貼出告示,因應新冠病毒疫情,戲院關閉,旗下電影上映無期,於是把一條長約個半小時的紀錄片上傳Vimeo,於4月10日起免費開放給觀衆欣賞。這紀錄片名為《Burn with Us》,以去年反修例風波為背景;電影的介紹說,2019年11月,香港街道變成市民和警察的戰場,暴力在升級。

根據影視資訊網站IMDB的資料,《Burn with Us》的工作人員好像只有導演Joshua S. Bischof及監製Oliver Gelleni,片尾鳴謝也只多了翻譯的名字。片段從頭到尾沒有旁白,亦沒有任何訪問;有個別航拍鏡頭,但全片相當低成本,事件始末沒詳細交代,只偶爾有字幕打出地點及時間。估計劇組去年11月來港取景,地點包括城大、中大和理大,以及維園和尖沙嘴的幾次遊行,當中又以理大佔較多篇幅,在漆咸道南的警民激戰,看到催淚彈橫飛和水炮車,又附以字幕解釋何謂「手足」,隨畫面更配上緊湊音樂。

零碎而凌亂

未知是否資源所限,不少很重要的新聞片段,都是拍電腦或電視屏幕,看片尾也沒交代來源。偶然捕捉到一些神髓,譬如前一個鏡頭有示威者被催淚煙弄致嚎哭,接着沒多久有大叔向前面的警察高呼「隻揪」,又有一名阿伯說:「溝埋啲大陸公安『恰』我哋香港人。」航拍空無一人的紅隧入口一帶,都是突如其來的神采。臨近尾聲,晚上終審法院外,在牧童笛聲伴奏下,有一群人高唱《願榮光歸香港》後,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鏡頭一轉卻是渡輪上陽光燦爛的維港,導演似乎很喜歡這景象,又坐車到半山再補俯瞰鏡頭,畫外音卻是抗爭的聲音。

全片顯得很零碎,也有點凌亂,警察拘捕示威者的鏡頭幾乎完全不見,市民與警察的衝突因此顯得很不平衡。有網民就質疑此片背後用心險惡;有趣的是,支持警方和政府的網民看見片中的抗爭場面,又繼續謾駡示威者。

紀錄片關乎選擇

幾年前在奧斯卡奪得終身成就獎的紀錄片導演弗德烈懷斯曼(Frederick Wiseman),年屆九旬,作品相當長氣,《紐約巴別塔》(In Jackson Heights)190分鐘,《紐約公共圖書館》(Ex Libris-The New York Public Library)更長達206分鐘,而且跟《Burn with Us》一樣,拍攝風格沒有旁白和任何訪問,卻有條不紊,架構紮實。

懷斯曼在一個訪問中說,他的紀錄片不可能沒偏見,但有些道德義務必須遵守,譬如未經編排和操弄的行動。他說紀錄片在拍攝和剪接的過程中已高度操縱,選擇拍什麽、怎樣拍、怎樣剪,以及如何建構,所有都代表了主觀的選擇,「我手握110小時的片段,只用了4小時,接近零,壓縮的過程代表了一種選擇;怎樣把情節鋪排連貫,也是一種選擇」。懷斯曼指出「道德義務」,就是必須在拍攝期間忠於事情進展的精神,「我的觀點是,這些電影存在偏見及壓縮而成,但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