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朱栢康爭金像影帝認陪跑 黃綺琳角逐新晉導演信心爆棚

文章日期:2020年05月03日

【明報專訊】新晉導演黃綺琳參與「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執導電影《金都》,即獲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8項提名,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編劇」及「新晉導演」等。黃綺琳雖未獲「最佳導演」提名,但能入圍「新晉導演」和「最佳編劇」已心滿意足,並對奪「新晉導演」充滿信心,皆因之前在導演會年度頒獎禮中已奪得同一獎項。至於《金都》男主角朱栢康爭影帝自認陪跑居多,就連黃綺琳也睇淡朱栢康的勝算,她看好《叔.叔》的太保稱帝。

電影《金都》受疫情影響,映期一改再改,現暫定6月4日上畫。導演黃綺琳不擔心觀眾抱政治心態去看,她說:「現今社會很多東西都被標籤,無論做什麼和講什麼,都有無限想像,因為每個人都可以好自由表達意見,我不介意,識睇部戲的人自然識睇。」

黃綺琳表示本來對婚姻好負面,認為是很蠢的一件事,但拍完以結婚為主題的《金都》後就改變了,現持較開放態度,覺得婚姻制度也不是一件邪惡的東西,該片亦不是要將婚姻妖魔化。至於曾經歷過一段失敗婚姻的朱栢康,是否仍相信婚姻?他說:「我相信關係,結婚對我而言是沒所謂的,亦沒有被婚姻嚇怕,反而對自己認識多了,真正承認自己的喜好,知道自己要什麼,會否再婚就視乎對方需要與否。」

來自第一次的壓力

身兼導演和編劇的黃綺琳表示將劇本實現拍出來,當中遇到很多困難和限制,要懂得隨機應變,她說:「例如想在高鐵拍一場戲,申請不到而改用旅遊巴,卻又遇到好嘈難收音的困難,對白是否要刪減些呢?很多實際問題,不同以前做編劇,寫了就覺得理所當然要有,原來要有很多妥協的地方。」他們均表示拍該片好大壓力,黃綺琳稱壓力來自第一次執導長片,很多東西沒信心,不停反問自己「係咪啱㗎」?而朱栢康的壓力也是來自第一次,「第一次和鄧麗欣(戲中女主角)合作,有很多場親熱戲,別人看來覺得我好艷福,但實際勁尷尬,初時好緊張,擔心被誤會『鹹豬手』和『鹹豬嘴』,幸與鄧麗欣很快建立信任」。

雖然黃綺琳未獲金像獎「最佳導演」提名,但她沒有失望,「完全沒想過有最佳導演提名,我真的第一次拍電影,老實講,製作未到高水準,是有誠意的學生製作」。不過她有信心奪「新晉導演」,因為之前在「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頒獎禮」中奪得同一獎項,「導演們都有份投票金像獎,品味應該一樣」。

黃綺琳睇好太保稱帝

談到金像獎「最佳男主角」,黃綺琳不投身旁的朱栢康,她自認好客觀,會投《叔.叔》的太保一票。朱栢康不介意導演黃綺琳不撐他,稱心態跟導演一樣,始終在影圈仍是新人,雖然做了舞台劇20年,但跳入電影、電視圈才兩年,有提名已經是好好的開始。對於黃綺琳說他好有電影感,但轉投電影圈太遲?他說:「幾有趣,20年的舞台劇生涯,幾乎沒試過有人找我拍戲,所以我不知是否轉得太遲,但有人說男演員35歲才是開始,我現在37歲,所以都OK的,我這年紀的好處在於可扮演年長或年輕過自己的角色。 」

朱栢康曾想過轉行

舞台劇演員出身的朱栢康,首次擔正電影男主角便獲台灣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角逐影帝,他坦言很意外,透露在未獲金馬獎提名前曾想過轉行,「獲提名前兩個月,我跟媽咪吃飯,呻不知自己在做什麼,高不成低不就,渾渾噩噩,事業上到樽頸位,又維持不到生活。幸上天給予我機會,ViuTV簽了我,我不用轉行,亦為我帶來另一種衝擊」。雖然爭金馬影帝落敗,可有信心能奪金像影帝?朱栢康笑言如有實體頒獎禮,他會穿長跑選手裝束現身「陪跑」,他說:「我睇好自己的將來,獎項是其次,能夠繼續在這行業跟大家一起拼搏才是最重要,金像影帝我睇好《少年的你》易烊千璽。」現在受疫情影響,開戲量少,演出機會相對減少,會否覺得生不逢時?他說:「少有少做,唯有再努力一點,爭取多些名氣,造就更加多的機會。」黃綺琳認為以前電影生產量多,相對競爭也很大,如果《金都》放在1990年代電影圈最蓬勃的時候,又未必有那麼多提名及未必有人留意。他們均認為有危就有機,門檻低了,不同以前一定要飛車特技才做到電影。

埸地提供:FAM囍公館

朱栢康/化妝:Yuki

髮型:Ginny@hairculture

服裝:Bally

記者:柯美

攝影:劉永銳

(金像獎專訪系列)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