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怕主播生涯崎嶇難行 黎芷珊霸氣:訪問舊愛邊個敢不答

文章日期:2020年10月31日

【明報專訊】愛上女主播專訪

黎芷珊稱得上是娛樂新聞主播的佼佼者,主持自己構思的娛樂訪談節目不但受觀眾歡迎,更憑《最佳男主角》奪得最佳節目主持獎。「芷珊姐姐」在娛樂圈多年來一直努力尋找自己的路,當然絕不平坦,就如她的情路一樣崎嶇曲折,而且極具戲劇性。

黎芷珊於澳門出生,1984年以歌手身分出道,唱片公司安排陳慧嫻、陳樂敏跟她以少女組合出碟,首張唱片《少女雜誌》獲雙白金銷量,成績理想;但唱片公司只想力捧陳慧嫻,她與陳樂敏不過是陪襯品,黎芷珊笑道:「其實我真的唱得麻麻,後生時都是賣青春、賣樣,都OK睇得吓。」隨後決定加入無綫並當上兒童節目主持。

拍戲拍劇不及當主持

黎芷珊成為《430穿梭機》及之後的《閃電傳真機》主持人,她說:「我不是太鍾意小朋友,剛開始做兒童節目時,因形象上很不慣,所以常被監製鬧只識穿黑白灰,話小朋友見到會驚,要求我穿多些平易近人的顏色。」在兒童節目做了「芷珊姐姐」9年,她覺得太耐有點悶,希望有其他發展便申請離任,她說:「當年在《閃電傳真機》演『殭屍孫女』一角都幾出位,之後甚至有監製找我拍劇,自己都想試試,便萌生去意,但拍了幾套劇和電影,發覺自己原來跟譚玉瑛姐姐的想法差不多,都是不喜歡經常捱更抵夜,且心知不會有機會擔任女主角;可能不習慣拍劇的工作模式,因做主持很多事情都可以由自己控制,所以後來便重返主持崗位拍《K100》、《香港早晨》等節目。」

隨後她曾過檔有線一段時間,最終還是覺得大樹好遮蔭,決定回巢TVB。1995年加入《城市追擊》開始跑外景追時事新聞,如港聞記者一樣的工作,大感新鮮刺激好玩,但不久節目變陣加插娛樂新聞,亦展開娛樂新聞主播之路,她說:「公司知我做得耐、識人多,覺得這方面較適合我,自此就一直做娛樂新聞了!」雖然身為藝人卻要訪問其他藝人,但她既不抗拒亦不覺尷尬,因覺得只是一份主持工作,受訪者都是同事,也不會當她是娛樂新聞記者,且跟其他藝人熟絡反而有好處,因明白她的身分位置,受訪時會幫忙講多一些。

硬撼有線娛樂新聞台

《城市追擊》之後變成《東張西望》,亦是跟剛崛起的有線娛樂新聞台正面交鋒之時,競爭十分大,黎芷珊說:「有時真的要搶位,攝不到埋去做訪問便不計騷,要攝到在受訪者隔籬見到支咪才計騷,所以要很搏命。」儘管是老臣子,效力了一段長時間的《東張西望》卻向她開刀,原因是年資長、人工較貴,公司用她的人工請幾個新人頂替,將她調派到《娛樂新聞台》,她說:「資源分配上我覺得是對的,轉崗位後其實工作性質一樣,但要兼顧更多,什麼都要一腳踢,但反而跟其他藝人關係更好,當時真的學到好多東西。」她笑稱在《娛樂新聞台》被同事冠以一姐之名,全因年紀大,她的同事全都是「小朋友」,實在有點尷尬,要花一段時間適應,「幸一班小朋友都幾惜我,知我不懂看中文字需要幫手,麥美恩、許文軒及周奕瑋等都仗義幫手翻譯,大家相處得好開心」。於《娛樂新聞台》5年,到尾聲主持訪談節目《最佳男主角》反應十分好,憑節目更在TVB台慶頒獎禮奪得「最佳節目主持」獎項,立即被召回《東張西望》坐主播枱,她亦不禁笑道:「幾現實呀!」

為《最佳男主角》搏到盡

黎芷珊表示一向很知足,認為當主持只要完成工作又做得稱職已經可以,從來都很隨緣;訪談節目《最佳男主角》是她一生中最搏和最有野心的一件事,因當時看不到前景,心想如一直跑娛樂新聞,自己開始年紀大可以點呢?她說:「到50歲還要拿着支咪採訪,真的連自己也接受不到!原來夠膽搏是有成果的。」她表示上《最佳男主角》的嘉賓很多都是識於微時,跟她一起成長,「他們覺得看着我在電視台做咁耐都是這樣,無辦法不幫我,梁朝偉就是因為這原因而幫我」。節目中要求嘉賓送上一個從來沒公開講過的小秘密,她大爆嘉賓們都感為難,但仍為她準備,「其實謝霆鋒自爆患皮膚癌曾做手術是重拍的,最初拍攝時這小秘密是跟王菲有關,但他錄影完卻要求刪改」。

追訪「奪麵雙琪」變受訪

黎芷珊曾與梁家輝、鄭伊健、邵傳勇、陳小春及張達倫等圈中人拍拖,她採訪前男友時,別人總會覺得會尷尬,但她卻從來不感尷尬,「反而更好!他們見到我,邊個夠膽不答;如果他們當日很忙,只揀一個人接受訪問,一定會揀我。這是我的優勢,所以當時公司會安排我訪問舊愛,的而且確是有着數的」。當年更被派往追訪前度男友鄭伊健「奪麵雙琪」事件,她說:「次次公司都派我去,娛樂記者便順道連我也追訪,又多一個話題,都幾得意,我同樣不尷尬,只是工作而已。」

場地:Odyssée

記者:林祖傑

攝影:鍾偉茵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