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騷成疫下「新常態」 Dua Lipa掙4億 嵐告別演出 500萬人同時欣賞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22日

【明報專訊】新冠病毒今年初爆發,強調社交距離,會聚集人群的演唱會首當其衝,近一年近乎停擺,早前稍微緩和時張敬軒舉行演唱會,即爆出多名觀衆中招。根據資料顯示,一場紅館騷平均票房收入約500萬港元,經濟損失可想而知。為了在疫境前行,歐美日韓樂壇積極將演唱會轉到網上舉行,而且是收費模式,對比過往整年穿梭各地的巡迴演唱會,現在歌手一晚已面向全球,以英國女歌手Dua Lipa為例,上月的網上騷,報稱全球500萬觀衆收看,進帳3.9億港元;日本男團「嵐」的告別演出,亦有500萬人在網上同時收看。

記者:蘇珮欣

曾幾何時,當音樂數碼化,歌曲可以複製,但歌手的現場演繹,不可能每場相同,價值因此成型,演唱會成為歌手的重要收入來源,但疫情似乎改變了這行業生態。有香港演唱會業界人士向本報表示,原冀望年底能復辦演唱會,確診人數卻一直未能「清零」,明年狀况也難樂觀。其實演唱會不獨香港步入「寒冬」,全球也面臨相同危機。據外媒報道,龍頭Live Nation今年首3季虧損達20億美元(約156億港元),據消息人士向本報透露,Live Nation香港分公司今年上半年就一度裁員減省成本。

韓國講求現場感

韓國三大娛樂公司之一的S.M娛樂今年4月透過應用程式V App推出Beyond Live系列,並附以AR擴增實景等效果增加吸引力,又設有實時留言功能及視像通話;透過藍牙技術,粉絲在家也可動用偶像的官方「應援手燈」,隨着音樂轉換顏色,有置身現場的感覺。Beyond Live頭炮,是今年4月的Super M網上騷,吸引7.5萬粉絲觀看;接着的NCT127、Super Junior,女團Twice分別有10.4萬、12.3萬及10萬觀眾,場數減少,但人數不比現場騷少太多。據悉V App網上個唱,每場票價為3.3萬韓圜(約230港元),一場10萬人收看計,可進帳2300萬港元。

BTS兩場騷近百萬觀衆

紅到歐美的防彈少年團(BTS)今年兩度舉行網上收費騷,更創下歷史佳績。據韓媒報道,BTS今年6月透過社交平台weverse舉行的「Bang Ban Con」,吸引75.6萬粉絲購票,票房高達144億韓圜(約1億港元),其後10月再舉行兩場網上騷,觀衆多達99.3萬,最低票價4.95萬韓圜(約349港元),至少收3.46億港元。韓國網上收費演唱會愈來愈普及,不止韓團,舞台劇或小型騷也相繼推出,本月就有Wanna One出身的朴志訓、男團Pentagon及JYJ成員金在中開騷。

歐美歌手亦投入網上演出行列;英國男團One Direction成員Niall Horan上月中舉行網上收費演唱會,吸引12.5萬觀眾,票價16英鎊(約166港元),總收入約2080萬港元。

英國女歌手Dua Lipa同樣上月舉行網上演唱會,銷情更佳,票價7.5英鎊(約78港元),報稱全球觀看人次達500萬,約收3.9億港元。根據資料,Dua Lipa兩年前舉行約80場個唱,平均兩萬人次一場,整個巡迴約有160萬觀衆,如此算來,她一場網上騷已超越整年巡迴演唱會的人次,似乎更符合經濟效益。

向來嚴格規管網絡版權的日本樂壇,疫下不得不改變舊觀念,開放網絡演出。女團乃木坂46人氣成員白石麻衣11月初舉行網上收費「畢業演唱會」,共22.9萬粉絲購票收看,每張票3500日圓(約260港元),收益近6000萬港元。即將於今年底解散的人氣男團「嵐」,原定今年舉行世界巡迴告別演唱會,因疫情取消,上月改為網上收費告別騷,全球500萬人購票,據日媒報道,門票收入加上相關精品銷售,經濟效益估計高達300億日圓(約22.3億港元)。

香港天王開騷籌款為主

香港的網上音樂會以免費為主,大多在JOOX、KKBOX及moov等舉行,借此催谷平台及會員人數增長。收費的網上騷例子不多,較為人熟悉的是C Allstar成員陳健安(On仔)11月舉行為期7日的演唱會,最平票價12美元(約94港元)。本月12日的RubberBand網上騷則收150港元。「歌神」許冠傑和「天王」郭富城先後於今年4月及5月開騷,以及其後進駐無觀衆紅館演出的陳奕迅,都是幫助業界籌款為主要目的。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