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berBand用音樂記錄時代

文章日期:2021年01月01日

【明報專訊】由主音6號(繆浩昌)、結他手阿正(馮庭正)、低音結他手阿偉(李兆偉)及鼓手泥鯭(黎萬宏)組成的樂隊RubberBand(RB),歌曲激勵着這一代香港人,每當面對逆境時,他們的歌詞和旋律總能令你感覺「抱起了幾千攝氏陽光,這溫暖不趕不慌」,治癒心靈。RB收錄在最新專輯的《漫長》唱道,「教我要怎麼方不害怕,理據堂皇地作假,如果明晨是更黑一晚,應該怎麼進化;時代流轉這刻在這地,是否選中我,如何殘缺結果尚未到期,哪甘心放棄」,被指是一首打氣歌,作為本土樂隊,RB無因社會變化而隨波逐流,而是貫徹始終,用音樂「發聲」,記錄時代划過的痕迹。6號、阿偉和泥鯭早前接受訪問時異口同聲說:「我們愛這個地方。」

記者:陳釗

攝影:劉永銳

RB的歌曲一向貼地扣緊社會,引起港人共鳴。音樂是時代的聲音,不同年代的歌曲或多或少反映當時環境,主音6號認為這是毋庸置疑,「我們三個還在讀書時,處於1980、1990年代,當時的歌現在回頭再聽,除了回想起自己的成長片段外,亦可從歌中找到當時的香港。例如許冠傑的《尖沙咀Susie》和《日本娃娃》,我們𡃁仔時唱覺很得意,但其實記載了尖東的興起,是一個購物天堂。多年來一直有某些創作人會把這些記載在歌曲裏面,我們也受到影響」。

談創作自由「想講的都要去講」

社會正經歷動盪,自由空間看似被愈縮愈窄,從事創作難免受影響。6號表示在新專輯,已用他們的方法,將自己的想法放在裏面,「例如《漫長》裏面所經歷的事情,我想很多朋友都體驗到,我不會叫它做一首打氣歌,我們只是用我們的音符和歌詞去刻畫大家這兩年所經歷的,所以不會有太大顧忌,觸動到我們的會繼續寫,要相信自己的方法」。阿偉補充說:「做創作,或者創作人很得意的,你要禁聲不讓我用『身體健康』,我便用『龍馬精神』,有很多方法的,但我覺得想講的都要去講。」泥鯭續說:「你愛這個地方,就會用自己方法去保護這個地方。」6號亦說他們的根源是愛音樂、愛這個地方。

外界常覺得夾Band都有種時代責任?6號稱先不要把責任看到那麼大,幸運的是隊友價值觀相近,「例如多關懷社會,我們有首歌叫《睜開眼》,啟發點是來自當年首《蚌的啟示》,叫大家留意多些身邊事物,愛護社區。到2012年寫《睜》時,香港已醞釀緊會發生很多事情,純粹叫人不要做『裝睡的豬』,作為成年人要留意身邊發生的事;有時是會麻木,所以我們寫了《發麻》,想提大家儘管會累,但不要那麼快麻木;亦有首《Easy》是講我們生活在這個急速的城市,有時要放慢番自己,不要那麼繃緊;還有《海·地》、《細街盃》等,我想這些就是我們着眼的地方,我們會堅持去寫和唱」。

在香港做音樂難,但RB仍堅持行落去。6號笑言他們想法很老土,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繼續寫下去,香港市場是細,但慶幸近年獲賞識,有機會去台灣、美加及德國等不同地方作音樂交流,「我們堅信有好的東西,就會有人邀請去演出」。談到隊友相處,泥鯭說各人成長背景不同,故想法亦都會不同,拗撬一定有,但大家出發點都是為RB好,是健康的表現,亦從未講過「散band」,他笑言:「你也不會一同老婆嗌交就離婚啦!大家都知底線在哪,要自己拿揑。」由此可見,他們已視隊友為重要伴侶。

談2020年「有人明目張膽地侵蝕香港」

今年一場新冠病毒疫情,令各行各業叫苦連天,娛樂事業更進入前所未有的寒冬。RB稱他們有近8個月處於停頓狀態,完全無工作收入,大家靠積蓄過活,出碟計劃又被疫情搞砸,都有點方寸大亂,唯有大家開會想對策,例如繼續派新歌,慶幸之後又有些網上演出和獲得廣告客戶垂青,很不容易捱到現在,他們認為最緊要真的是自強。

回顧2020年,6號感受特別深,他說:「2020年很難過,好像一嚿烏雲永遠都踢不走。這年我剛踏入40歲,以前覺得自己還是30多歲未大透,其實都結婚那麼多年,媽媽今年又離開了,要告訴自己已不是細路仔,所以很多想法都會跟以前不同。」阿偉除面對樂隊無演出外,其食肆生意也是「重災區」,不過他抱樂觀態度,視2020年經歷為一次學習機會,因無論事業、家庭都要重新適應。笑他「學費」很貴?阿偉慨嘆真的很難捱,因餐廳就算不開都要出糧,但他無計損失,一心只想着逆境求生。泥鯭自覺2020是最荒謬的一年,荒謬到有人好像借疫情,更加明目張膽地侵蝕香港。

談移民計劃「想見證大時代轉變」

2021年的到來,6號笑言要將去年「翳」在身體裏的不快發泄出來,令2021年好過一些,「都要成熟點去面對,因有的人說可能要去到2021年中或尾段才有疫苗,大家都平常心啦,用好好的心理質素去面對2021年會跟去年差不多,甚至乎會更差」。阿偉希望RB今年可投入做回更多創作方面的工作,為之後的音樂計劃準備。

香港過去兩年經歷社會動盪,加上面對疫情的嚴峻挑戰,昔日的東方之珠頓時像悲情城市,大家努力的不是求生活,而是求生存。RB成員不乏有家室子女,問他們有否想過移民?6號表示有跟太太傾過,但現階段對他而言首要是多陪伴父親,所以無實質計劃。阿偉表示不排除會移民,這是他其中一個選項,因有小朋友,所以要想長遠一些和認真思考。泥鯭自言盡量不想,更想留在這裏見證着大時代的轉變。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