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飛隼與寒冬戰士》英雄寂寞 難過財關

文章日期:2021年03月23日

【明報專訊】影視串流平台Disney+將於今年內正式落戶香港,屆時本地觀眾除可收看迪士尼電影、彼思動畫,以及《星球大戰》系列外,Marvel原創劇集更是萬眾期待的焦點所在。繼《WandaVision》結局後,《飛隼與寒冬戰士》(The Falcon and the Winter Soldier)緊接在本月19日登場,網民大讚首集已經出現比電影版《鐵甲奇俠》更精彩刺激的空戰場面,著名影評網站「爛蕃茄」給予94%好感度,亦是信心保證。

空戰恐怖分子精彩

新劇延續《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時間軸,以「鐵甲奇俠」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戰死沙場、「美國隊長」基斯伊雲斯(Chris Evans)退隱江湖,並把神盾轉交好友「飛隼」安東尼麥奇(Anthony Mackie)開始,然而後者欠缺信心,不敢以「新美國隊長」自居,甚至把充滿象徵意義的神盾捐贈美國政府,作為國民的精神寄託。

為了打響頭炮,新劇以飛隼在突尼西亞半空,協助美軍從恐怖分子LAF手上,救回被脅持在軍用運輸機內的將領瓦桑,正邪雙方隨即展開一場充滿速度與爆炸性的高空追逐戰。

飛隼雖是以寡敵眾,但他畢竟是參與過「無限戰爭」的超級英雄,區區恐怖分子又怎會是他對手?最終當然及時救出人質,而這場揭幕戰正好跟飛隼重返現實社會後,被迫面對生活壓力的焦慮和無力感,形成強烈而諷刺的對比。

女導演受Marvel重用

Marvel電影公司一向支持荷李活平權運動,由《黑寡婦》、《永恆族》到《Marvel隊長2》,均由女導演操刀,《飛隼與寒冬戰士》亦不例外,究竟在《侍女》麗德莫蘭奴(Reed Morano)的鏡頭下,安東尼麥奇與沙巴遜史丹(Sebastian Stan)再次演繹飛隼和寒冬戰士,跟大銀幕版本有何分別?答案就是更貼地。

還記得在《蜘蛛俠:決戰千里》裏,半數地球人經歷復仇者與魁隆的「無限戰爭」後,一度消失5年,最後死過翻生,當然值得高興,然而背後引伸社會及倫理問題,卻產生不少矛盾,新劇以此作為切入點,其中一幕講述飛隼回鄉探望家人,胞妹卻埋怨他不理家族生意,二人於是到銀行申請貸款,經理對他讚譽有加,最終卻拒絕批核,令他失望又氣結,上演一幕活生生的英雄難過金錢關。

第二代美國隊長登場

另一方面,活到106歲的「寒冬戰士」沙巴遜史丹,某夜從殺人回憶的噩夢中驚醒過來,曾遭邪惡組織「九頭蛇」洗腦並做盡壞事的他,如今獲得美國政府特赦,條件之一是要他接受心理治療和監察,但他未能擺脫心魔,面對心理醫生的質詢,他的答案總是口不對心。內疚和寂寞的負面情緒,至今仍然纏繞這位改邪歸正的超級英雄。

伊莉莎伯奧遜(Elizabeth Olsen)在《WandaVision》結局正式變身「紅女巫」,為Marvel電影宇宙(簡稱MCU)第四階段的重頭戲《奇異博士2》(Doctor Strange in the multiverse of madness)揭開序幕;《飛隼與寒冬戰士》亦是MCU補完計劃的重要作品,從第一集結尾可見,美國政府忽然以「人民需要一個有血有肉的超級英雄」為由,推舉出第二代美國隊長,這個由《大君主之役》男星懷特羅素(Wyatt Russell)扮演的角色,究竟純屬傀儡?抑或另有陰謀?實在令人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