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極大試煉 曾經抑鬱 黃秋生:我已經完了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04日

【明報專訊】去年到台灣拍了《四樓的天堂》及《開著餐車交朋友》的黃秋生,早前回港準備演出本月中公演的舞台劇《ART呃》,他稱不希望這是在港演出的最後一齣舞台劇,無奈現在跟他以前認知的香港很不同,存在很多未知之數。下月「登六」的秋生自言內心沒以前那麼多不滿和憤怒,很平靜、很平和,非常喜歡現在的自己,但入行數十年的秋生說這段時間有過抑鬱,「 我已經完了,我當自己不是這個圈,所謂不是這個圈,因為這個圈都已經完了,起碼以前那種模式完了,就算以後有所謂電影,這個跟我以前所參與的世界已不同」。

記者:柯美

攝影:劉永銳

黃秋生將於8月中演出舞台劇《ART呃》,改編自法國劇作家雅絲曼娜雷莎(Yasmina Reza)的成名作《ART》,之前都有很多人改編及演出過,包括黃子華2008年主演的《男磨坊》,但秋生不擔心觀眾會將他和子華比較,認為舞台劇有趣之處在於無論誰演出過無數次都無所謂,因為演繹方法各有不同,他曾親眼目睹兩個演員演同一劇本,說同一句對白,反應可以是全場靜默和捧腹大笑的分別,非常極端。

與黃子華演繹同一角色

與子華演同一角色的秋生,沒看過《男磨坊》,但想像得到子華當年如何演繹,應該較冷靜和具哲理性,跟他今次的風格和節奏完全不一樣,「我的角色比較乞人憎,說話毫不留情。(似你本人?)無錯,但要做到不似自己就是技術問題,加些模仿、幻想、節奏和語氣的改動,與對手排練過程中,慢慢去尋找角色」。他在《ART呃》首次與演藝學院兩名師弟陳淑儀和朱栢康合作,秋生表示陳淑儀的舞台劇經驗相當豐富,喜劇拿揑得很好,彼此有共同語言,很易溝通,不需要浪費時間去磨合。他認為朱栢康亦不錯,爆發力很強。

鎮宇轉數快 青雲一擊即中

劇中講述三名好朋友為了一幅畫,因觀點角度不同而爭論不休;秋生稱這種感覺很熟悉,綵排時令他回想起當年和吳鎮宇、劉青雲、黃子華飯敘,經常為一些小事爭拗到臉紅耳熱,但無損兄弟情,亦未試過拍枱離場。問到每次是否都是子華拗贏?秋生否認,表示實力很平均,「子華說話陰柔,口才好叻;但鎮宇亦不弱,轉數快,說話像開機關槍,入位好刁鑽;青雲唔聲唔聲,但一擊即中 ,令大家即刻收聲」。秋生覺得如果四人能合作都幾有趣,但很難成事,笑言大家觀念不同,根本排練不到,如何能公演?

「 跟自己講不要發夢」

提到有指今次是他暫別香港舞台之作,秋生說:「希望不是,但暫時看不見未來會有很大機會再演舞台劇,除疫情未穩定外,還有各種不穩定因素。」疫情對他最大影響是無工開?他說:「我無工開好耐,是很多其他原因導致。(演完赴台灣發展?)台灣看似很多機會,但機會實質是否擺在面前,又不是;只是可能性較大一點而已,香港是零可能,我還可以做什麼,沒有搵我拍的電影和劇集,舞台劇現在又這樣,現在和我以前認知的香港很不同!」

秋生入行數十年,經歷起起跌跌,對他而言目前是否最艱難時刻?他說:「我已經完了,我當自己不是這個圈,所謂不是這個圈,因為這個圈都已經完了,起碼以前那種模式完了,就算以後有所謂電影,這個跟我以前所參與的世界已不同,成件事完了,不可以返轉頭。(完全沒機會?)起碼跟自己講不要發夢,亦不要埋怨辛苦建立的事業,一下子消失了,這只會令自己痛苦。(曾經不開心?)一定有。(怎調節自己?)累積下來的修為,你思想的累積,內涵有幾多,就在這個時候發揮出來,沒困難是看不到的。」

「前面仍漆黑一片」

秋生用試煉來形容這段時候,「極大試煉,試煉中可能會失敗、跌倒、抑鬱、不開心,從而放棄自己。(有過抑鬱?)有,但不嚴重 ,因為是一段長時間的改變,初時也會自我安慰,跟自己說『唔緊要』、『唔好諗住』、『睇下點 』,但當真的完全零工作,怎麼辦?會因此焦慮、抑鬱,然後重新站起來,成件事是慢慢的,現在也會突然間不開心、抑鬱,因為前面仍漆黑一片,冇路行」。秋生自言已不是廿幾卅歲、有氣有力可以重新去學習一技之長或移民,他快將60歲,還可以做什麼?所以哪裏有工作便去哪裏,這是生存問題。

秋生對香港娛樂圈已完全沒眷戀,經歷那麼長時間,令他不停反思一些東西,其中一樣是他為何沒有眷戀,整個過程是很大的沉澱,「當然曾經歷過很多風花雪月、起起落落、很多光環,很多東西應該珍惜又沒有珍惜,箇中當然有很多故事,我反問自己點解冇眷戀,原來我嚮往的是舞台,可惜舞台真係搵唔到食,如果舞台可以令你生活得幾好、生存到,我會選擇舞台多過電影」。

髮型:Taky Chung@AdmiX Hair Styling

化妝:Jolinn NG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