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嗜血之蝗》非驚慄片 諷刺人類濫用地球資源的寓言書

文章日期:2021年08月25日

【明報專訊】城市人對「蛇蟲鼠蟻」大都抱着既驚且厭的心態,以此作為題材的驚慄片如《狂蟒之災》、《噬逃險鱷》等便應運而生,同類型法國片《嗜血之蝗》(The Swarm)剛於今年6月在當地戲院開畫,相隔兩個月即透過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全球上架。原本只吃農作物的蝗蟲,一夜之間變成吸血怪物;雖然體型細小,卻因數量龐大,一旦空群而出,想想也覺心寒。

密集恐懼症者慎看

《嗜血之蝗》是法國導演Just Philippot首次執導長片,Netflix劇集《凶山零訊》女星Suliane Brahim扮演單親媽媽薇吉妮,為了照顧一對子女:15歲姊姊蘿拉和7歲弟弟加思東,一直靠養殖蝗蟲作為飼料轉售圖利,可惜好景不常,產量愈來愈少,加上附近居民投以歧視目光,一家三口苦不堪言。某日母子意外發現蝗蟲吸血後繁殖速度急升,為了掙錢決定鋌而走險,最後情况失控,演變成一場人間悲劇。

眾所周知,蝗蟲是農夫的天敵,皆因牠們空群而出,在迅雷不及掩耳間,便能把大量農作物吃掉,雖然損失慘重,卻不致襲擊人類。《嗜血之蝗》改頭換面,把蝗蟲設計成吸血怪物,對於有密集恐懼症的觀眾來說,單是見到戲中溫室佈滿密密麻麻的蝗蟲,不用殺人見血,足已毛骨悚然。

諷刺人類由貧變貪

電影諷刺女主角「由貧變貪」,心態刻劃細緻入微,由最初蝗蟲產量欠佳,影響一家生計,隨着吸血變異,逐漸收成豐厚,但她仍不滿足,不單以己之血作為飼料,就連家中寵物甚至鄰居牲畜亦雙手奉上,某程度上跟巫師獻上活人祭品的恐怖片情節,不謀而合。

單親媽媽忙於賺錢,親子關係愈見疏離,女兒含恨在心,於是破壞溫室泄憤,造成不可挽救的結局。如果抱着觀賞《毒蛇嚇機》之類驚慄片的心情,祈求《嗜血之蝗》給予同等官能刺激,影迷肯定失望而回,因為全片最具視覺效果的「蝗蟲殺人」震撼畫面,僅佔結局10分鐘左右,或許這就是影評網站「爛番茄」觀眾好感度僅得28%的主因。如果換個角度,把它視為諷刺人類過度開採大自然資源,最後自食其果的寓言書,心理上會否好過一點?

劇本破綻多不勝數

問題是此片劇本破綻甚多,部分更愚昧得令人摸不着頭腦,例如弟弟加思東發現蝗蟲有吸血特性,竟然不感害怕,反而任牠們吸吮自己傷口;薇吉妮男友為了殺滅蝗蟲,於是放火燒掉溫室,結果令牠們傾巢而出,造成更大災害。恐怕這些行徑,都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吧?

電影結局更離奇失控,蝗蟲逃離溫室,理應亂竄四散,戲中變成殺人機器,只追着薇吉妮的男友和女兒而噬,她呆站在屋外,反而絲毫無損,莫非蝗蟲吸血以後,不單繁殖能力變強,就連智慧亦急速增長?最後薇吉妮為救愛女一幕,更加出人意表,恐怕並非每個觀眾都能理解和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