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指控》等足3年終上映 導演黃國輝稱一刀無剪 編劇鮑偉聰:港片要進步不可畫地為牢

文章日期:2021年10月30日

【明報專訊】黃國輝執導、鮑偉聰編劇的中港合拍電影《一級指控》上映前一波三折,電影原定2018年在「香港亞洲電影節」首映,但因「技術問題」被抽起,其後「基於某種原因」臨時取消所有優先場。當時有傳因題材敏感故內地未過審,一等三年,終於在10月初在內地串流平台面世,10月28日亦在港上映;之前一日(10月27日)香港亦迎來《2021年電影檢查(修訂)條例草案》,電影檢查員須考慮影片的上映是否會不利於國家安全。10月初黃國輝與鮑偉聰接受《明報》專訪時,被問及電影審查會否影響創作?鮑偉聰說:「就在範圍內尋求最大的創作自由。」看來這是香港電影人的打不死精神。

記者:柯美

攝影:劉永銳

導演黃國輝表示沒擔心過《一級指控》不能上映,知道電影排隊審批,無得催。現在電影保留完整上映,他說:「一刀無剪!」編劇鮑偉聰亦不認同題材敏感問題,認為在外國,這類題材屬小兒科,如香港電影要進步,便不可自己畫地為牢,應該自由創作,他說:「即管睇限制合理與否?解釋充分與否?觀眾和市民會有判斷。」

「在範圍內尋求最大創作自由」

提到香港《電影檢查條例》限制也收緊?鮑偉聰說:「知道合拍片哪些可以拍、哪些不可以拍,就在範圍內尋求最大的創作自由,不會刻意越界。」會否影響電影發展?他表示已不是今天的事,早於20年前港人北上找投資者已開始了。

鮑偉聰是資深的電視創作人,無綫《壹號皇庭》系列是其作品,電影《一級指控》也是律政題材,他表示創作電影與電視劇是兩回事,兩者都有難度:「我創作過很多長劇,40集、60集,甚至80集都做過,要觀眾保持情緒由開始追到大結局,其實都很難。電影相對人物較少,技巧是不同的。」

鮑偉聰續道:「寫律政電影,要搵一個藝術平衡點,可以令觀眾覺得有資料蒐集、很真實、又滿足到戲劇癮,律政戲和法庭戲最難是這個平衡點。《一》片人物眾多,亦有多名老戲骨參演,如曾江、廖啟智及鮑起靜,主線故事落在方中信飾演的大律師身上,也要讓旁邊人物有發揮,是有難度的,所以每場戲、每句對白都要刻意經營,因為沒多餘的空間。」

大讚方中信演活角色可爭影帝

鮑偉聰不諱言寫方中信這人物花了很多時間,也大讚方中信拿揑得很好,「要拿揑不同階段的心理變化,講就容易,要令觀眾信服、投入到他心路歷程的變化是很難的。我個人很喜歡方中信這個演員,是我杯茶,看他以前做警察的作品好型,扮風流倜儻又得。我看過他演出的內地劇,覺得一般,可能角色沒發揮。今次他入到角色,出到他的真功夫,演得很感人、很真實,現實得來有良知和公義。戲中有句對白『法律不是生意是信仰』,每個人都有信仰和堅持的原則,想講這個精神。」他覺得方中信演活了這個角色,希望能獲提名爭影帝。黃國輝亦稱今次看到另一個方中信。

黃國輝:觀眾睇電視習慣已不同

黃國輝是無綫導演出身,效力24年,拍過不少經典劇集,如《律政強人》、《我本善良》及《歲月風雲》等,後轉投HKTV,執導《選戰》。對於近年無綫劇質素下降兼收視下滑, 問他有否考慮重返無綫拍劇救亡?黃國輝不抗拒,亦有留意現在的電視劇,他說:「現在可能有比較,又有不同平台和網絡,大家睇電視的習慣已經不同了,好似《魷魚遊戲》,我兩日煲晒,傳統TVB和ViuTV劇每天只播一集,我不可以話好睇還是不好睇,只是大眾觀賞方式和劇本取決都在改變中,但最終都是睇劇本和拍攝手法,正如很多地方的劇集題材都會重複,包括韓、日劇,但會有新視點吸引觀眾。」

鮑偉聰笑言只要出得起錢,無論電視、電影及網劇都會做,「我現在偏愛網劇和電影,因我是電視出身,對電影和網劇是新體驗,多了好奇心」。他寫過多齣無綫劇,最喜歡古天樂、宣萱主演的《寵物情緣》。黃國輝則喜歡《On Call 36小時》,「救人很有使命感,每個病人都有他們的故事,我拍的時候都好感動,劇中羅蘭姐演的角色死,我都有喊」。

港劇不進反退 要改變生產方式

兩人都經歷過無綫全盛時期,見到現在這個現象,會否心酸?鮑偉聰坦言之前都有想「點解會咁?」但現在了解時代是最大敵人,無得抗拒,有很多事物會消失,不再重要,他說:「現在反而接受這個改變,甚至不會眷戀以前做過些什麼」。黃國輝也認同,「懷緬也是徒然,沒有意思。電視和電影都有條命,有着不同命運和遭遇,電影票房和電視收視,大家都控制不了。」

鮑偉聰說:「現在選擇多了,其他地區又進步了,中日韓泰電視劇進步神速,香港被人趕過頭,不單止沒進步,我認為是退步。(怎趕上?)我真的幫不到,又不是曾志偉。或者嘗試放棄他們最有成本效益的生產方式,我們在電視台工作過,知道該生產方式最平,但已證明唔work;不是單單劇本問題,是成條生產線方式問題,要改變這方式。」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