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結黨霸山頭呼冤 余詠珊:低估MIRROR是人生污點

文章日期:2021年11月14日

【明報專訊】資深電視製作人余詠珊在娛樂圈打滾逾40年,她並非高調的幕後人,但這名前無綫助理總經理卻為人熟識,皆因近10年在無綫位高權重,傳聞是無綫辦公室版《宮心計》的「女主角」之一 。今年初曾志偉回歸無綫,接掌余詠珊負責的工作,後者曾與志偉傳不和,被視為失勢,直至無綫行政總裁李寶安退休,她隨之辭職,於4月離任。最近余詠珊自立門戶,成立製作公司「好好製作」,她視為職業生涯的最終站,要好好完結。余詠珊在任無綫時是非不少,但沒多解釋,她接受《明報》訪問,就由余詠珊講余詠珊的是非。

余詠珊(Sandy)過去10年在無綫(TVB)獨當一面,「余詠珊黨」絕對是大黨,但她說:「TVB的土壤一直唔適合我!」她先後效力亞視與有線,在亞視《今日睇真D》、《尋找他鄉的故事》製作好自由,在有線搞娛樂新聞台培訓一班新人並以新模式工作,是她開心工作的日子。由於老闆陳國強與李寶安力邀回巢,她10年前第三度返無綫工作,形容自己是跌落一個大窿,「由第一日返工就有好多人事問題,山頭文化下,外界就話我係其中一個山頭。我想解釋當周圍山頭林立,因為我加入就被視為新山頭,其實我無打算霸山頭,只想好好工作。在TVB要適應公司文化,同公司但你我分明,並非一個團隊向前,好辛苦!若沒有兩個好老闆:李寶安對我信任、陳國強肯給機會我學習,我捱5年就想離開了。當時留下來,只想培養接班人」。

製作節目似流水帳不容繡花

余詠珊在無綫的第9個年頭,她問自己:「我會唔會過勞致死?」開會中她累得說要讓左眼瞓一陣,她說:「近幾年特別攰,電視行業在變,以前有好製作就有廣告,又賣埠賺錢。由於互聯網行得好前,加上社會環境在變,政治取態等種種原因,TVB做製作人好辛苦。TVB的頻道增加,又發展新媒體myTV、海外平台、big big channel與big big shop,但人手沒增加,甚至比ViuTV更少人。TVB一個監製,可能同時有6個節目跟他有關,別台一個節目有三四個編劇,但無綫是一個編劇兼顧三四個節目,製作量之重,有同事跟我說捱不住。」她承認製作節目變似流水帳,因永遠有幾個節目檔期待填窿,想「繡花」不容許,會趕不及播映。

「體諒志偉 永遠是我師父」

無綫一度成為「煮食台」創意欠奉招負評,余詠珊稱近幾年愈來愈難做,因同事出外工作會被攻擊:「TVB不了!」唯有閂埋門煮食最安全。

余詠珊連聲說好辛苦,她亦體諒曾志偉接手,說:「志偉想做好件事,一定會好辛苦。每個製作人也有自己的想法,志偉對我的做法不認同。我處理工作的方式會不饒人,不會浪費時間討論,因為一定做不好,就依我的決定。做不好的人就換其他人做,或我親自做。志偉會說:『Sandy你的想法是錯的。』但都過去了,我尊重佢,永遠是我師父。」

大搞《聲夢》 被疫情打垮

做電視決策人,余詠珊稱一定是強人,相信自己的決定,但也有令她後悔至今仍自責的事情,她說:「這是我的人生污點,極難過,我低估了《全民造星》、MIRROR的影響力,我反應好遲,好憎自己,作為領頭人怎可以犯這錯誤!」當初沒有將《全民造星》放在眼內,沒想過要對撼,因她心目中有更大計劃要實行,心想《聲夢傳奇》推出,《造星》比較下變得小規模。《聲夢》的初稿是向海外進發,帶一班年輕人到韓國受訓、去澳洲與加拿大體驗生活、到台灣西門町跟當地歌手鬥唱等,跟各單位已聯絡。奈何疫情爆發,節目拍攝日期一再拖延,最終面世的《聲夢》不是她的預期。去年《造星III》決賽,無綫以《衝上雲霄大選》對撼,余詠珊說:「我視為榮辱之戰,我親自去做,由搵參賽者到節目出街只有18日。完成後我對自己講:『TVB要做的事不會難!驚咩?』」最終《衝上》平均收視18.6點,《造星III》總決賽平均收視6.2點。

「TVB土壤不適合我」

余詠珊昔日的決策或言論受非議,是網民攻擊焦點。她說:「活到這個年紀,我做人問心無愧,對工作沒有異心,不可能討好所有人。工作好難捱,但我有團隊陪我一齊捱,可能他們覺得我這個『阿姐』是傻的,故同情我。我是天生巨蟹座性格,好保護同事。(是否余詠珊黨由來?)我做過亞視、有線,點解當時沒有余詠珊黨?所以說TVB土壤不合適我。其實我不喜歡結黨,我太強與自信,沒有需要黨羽鞏固地位;我到台灣工作,重返TVB也是一個人。我生活好簡單,放工便回家,沒有跟同事消夜的習慣。無黨卻被編成為一黨,我其實好慘,有些藝人跟我有較多合作,原因是合用。」

幻想成為賣嘢女王

余詠珊在TVB由電視製作人到發展E-Commerce,她多謝老闆放手讓她玩及學習,「我用錢買嘢叻,但未試過賣嘢,估唔到又得心應手,big big shop每件產品在手也想到如何推銷,用膠刀切8424西瓜,銷售情况瘋了,還有勁搶的迷你豆漿機,有陣子會幻想自己成為賣嘢女王」。余詠珊重返TVB之初就是要為電視界找接班人、有衝勁的年輕製作人。她說:「我發覺在TVB成長的一班就似在宮廷裏,他們會說誰得寵受重用。我告訴他們做製作人不需要搞人際關係耍手段,最重要創作好產品。要花時間揣摩上下左右人的心意,這樣做人未免太沒意思了,我希望這些說話他們受用。」訪問尾聲,余詠珊笑說:「好怕做訪問,我說話是口沒遮攔,唔識計算哪句話唔講得,要是被斷章取義,這個訪問你抽4句出來放大,我便會被鬧爆!」

記者:唐嘉晞

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