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箱】續談《東京風雲》 旁觀日本文化 女記者:總得有人講實話

文章日期:2022年04月28日

【明報專訊】本欄昨天談到本月7日在HBO Go上架的迷你劇《東京風雲》 (Tokyo Vice),集合渡邊謙、伊藤英明及菊地凜子等衆多日本演員及《西城故事》安素艾高(Ansel Elgort)主演,講述一名美國記者考入東京大報社工作,並捲入黑幫鬥爭的故事。《東》劇根據《讀賣新聞》前記者傑克阿德爾斯坦(Jake Adelstein)的回憶錄改編,情節及人物大部分虛構,卻在傑克這外國人眼中看到日本的文化差異、排外情緒,以及性別歧視。

記者黑幫互相利用

劇中以1990年代末為背景,異鄉人不獨傑克,菊地凜子扮演的丸山亦如是;第一集講述報社在居酒屋舉行迎新晚會,她不停倒酒給同事,一點也不像中層管理人員。後來從連環自殺案件中,傑克跟她外出採訪,才知道丸山是韓裔,後來更發現她家裏有個嚴重情緒病的弟弟。然而這資深記者外柔內剛,從沒顯露脆弱的一面,即使努力調查少女遇害案遭冷待,報道放在報紙不起眼的角落,她也從不抱怨,還說要再接再厲,反而傑克替她不值,問她:「我真不知道你是怎樣辦到,因為我開始找不到這份工作的意義。」丸山說即使大家漠不關心,她依然會繼續寫下去,「因為總得有人講實話,總得有人建構起一面資訊牆,用一磚一瓦一則報道搭建起來,直到事實無法被無視,改變才會勢在必行」。丸山的堅強也盡現跟警察打交道套料的手腕;飲茶灌酒免不了,刑警好色,搭肩摸手抽盡水,怒火卻沒掛在丸山臉上,但不規矩的手每次伸過來,她都禮貌的擋回去,還輕輕把話題扯到對方的女兒,提醒「他朝君體也相同」所帶來的恐懼感,好色魔爪遂收斂起來。菊地凜子受訪時笑言此角色太美好,在日本卻不多見。

劇中的傑克受任職驗屍官的父親影響,從小有種探求真相的動力,抛下重病胞妹及父母,遠離美國密蘇里州的家鄉,到日本發展。現實中的傑克為了免受欺凌而學習空手道,因此愛上日本文化,大一開始學習日語,翌年轉到東京繼續進修,並一住幾十年。他的採訪生涯中,曾揭露黑幫後藤忠政擔任FBI線人,以換取在美國移植肝臟。劇中從關西到東京侵佔千原會地盤的戶澤也身患惡疾,又跟伊藤英明扮演的刑警宮本勾結,此角似乎是影射後藤忠政。刑警片桐(渡邊謙飾)教導傑克千萬別拿黑幫好處,否則後患無窮,所以後者幫了千原會頭目石田的大忙後,也回絕厚酬,只想知道放貸跟自殺者的關係。礙於黑幫道義,石田不能明言,但指點了他正確的調查方向:不應查誰借錢,而是誰沒借錢。順帶一提,石田拒碰毒品生意,很有點1980年代港產江湖片的味道:即使是黑社會,可以殺人打劫,但販毒才最十惡不赦;然而也被看成跟不少時代,收入銳減,導致兄弟看不出前路走上叛變之途,部分原受千原會保護的地盤也蠢蠢欲動,暗吃戶澤兩家茶禮。

傑克得到石田的指點後轉告丸山,由她出面放蛇,發現連環自殺案背後,牽涉大銀行與保險條款,以及跟黑幫勾結的千絲萬縷關係,當以為將水落石出,經手的銀行職員自殺身亡,而且把罪名一力承擔。傑克被同事怪責只顧自己的採訪故事,把對方逼死,又說出了記者的另一種困局。

《東京風雲》原作者傑克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稱,現時日本黑幫依然存在,卻不再如過往般強大及愛施暴;會員人數也由10年前約8萬,下降到今天約1萬,而且當中很多人像他一樣已年過半百。據悉傑克的回憶錄推出後,已有片商想搬上大銀幕,並敲定《哈利波特》丹尼爾域卡夫(Daniel Radcliffe)主演,最後告吹,傑克表示相信日本影壇顧忌黑幫是原因之一,而且資金也是問題,直到2019年才有製作公司接手。其實編劇兼監製J.T.羅渣士(J. T. Rogers),既是《無名英雄:奧斯陸1993》東尼獎得獎劇作家,跟傑克更是一起長大的好友。

疫下東京實地取景

另一監製、《身前身後》艾倫保羅(Alan Poul)背景也跟傑克相近,大學時修讀日本文學,曾在當地居住多年,在日本取景的《黑雨》及《三島由紀夫》,他都有份監製。至於為何會找來《盜火線》米高曼(Michael Mann)執導,據報後者一直很喜歡日本,卻從未到過當地拍戲,所以一拍即合,也為《東》劇定調。為求實感,要男主角安素艾高認真學習日語,又跟隨《洛杉磯時報》罪案線的記者實習。另外,《毒梟》約瑟夫華拉迪卡(Josef Kubota Wladyka)和《缺氧37秒》宮崎光代也有份執導其中幾集。不過原定2020年3月在東京開鏡,撞正疫情,停工了8個月,其間安素被挖出少年時的性醜聞,釀易角風波,幸安然過關。復拍後劇組每周共做300次核酸檢測,足足歷時逾半年。雖然在日本拍戲要與衆多部門協商,劇組大嘆過程繁瑣又複雜,但疫下也帶來好處,從前歌舞伎町熙來攘往,緊急狀態令之下人少了,拍戲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