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堅持 COLLAR靠溝通擊破一切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02日

【明報專訊】女團COLLAR今年1月出道至今,備受關注,雖然撞正第五波新冠疫情爆發,但無阻她們前進步伐,工作未停過,除出歌、拍廣告、任代言人外,更全員拍攝首個團體綜藝節目《我哋係COLLAR》,讓觀眾多方面見到各人最真實一面。8名成員一條心,縱有意見不合,憑溝通擊破一切,並努力學習在讚美和批評聲中成長,目標成為多樣化、能帶給大家力量的女團。

《我哋係COLLAR》除記錄成軍經過,8名成員還去3日2夜Staycation,她們笑言大家毫無保留豁出去玩到癲。

Day玩遊戲自認老鼠屎

王家晴(Candy)被隊友公認「遊戲王」兼有小聰明,她謙稱有「幸運之神」眷顧,在玩方面很認真想好策略。許軼(Day)自認「老鼠屎」,李芯駖(Sumling)笑言跟Day一隊九成會輸。Day笑言玩遊戲不需太認真,最緊要有獎勵和開心。

Winka眼淺變喊包

在剖白環節,Sumling稱拍攝時大家都很感動,陳泳伽(Winka)最眼淺成為「喊包」。Winka稱憶起自己一路走來成為COLLAR一分子,大家經歷不同舞台、為同一件事努力,就感觸落淚,一切很奇妙。隊長沈貞巧(Gao)亦說成為公眾人物後,整個世界突然很大轉變,不經不覺將原有面貌收埋,漸漸忘記開心感覺;拍這個節目最大得着是提醒她們開心及小朋友一面。Sumling有感成員間更肯定對彼此的感情,在前進的路途上不分你我。

Candy認為Ivy So進步最大

出道不久撞正第五波疫情爆發,雖然上升勢頭受阻,COLLAR不覺「黑仔」。邱彥筒(Marf)認為所有事都是最好安排,像演唱會如果按原定3月舉行,對她們未必是最好時機,現在有更多時間裝備自己,相信在演唱會能呈現更好的表演。出道5個月,Gao認為COLLAR變化最大是隊友凝聚力強很多,加深彼此了解,現時一個眼神便知對方狀况。Sumling相信大家共渡難關和考驗後,更有信心一起走下去。Winka形容現時已是一家人。Candy覺得成員中蘇雅琳(Ivy So)進步最大,由最初收收埋埋,現在信任她們更多,願意將內心感受表達出來。

Gao真的想做好作品

女仔多易有是非的說法,沒發生在COLLAR身上。8個女仔來自不同背景及性格,表演上亦有不同意見和堅持,但她們憑溝通兩個字解決,出發點為件事好。Sumling認為摩擦一定有,各人對事情有不同喜好和看法是好事,可從中交換意見。

暫時以Marf、Day、Candy及Ivy So工作量和曝光率看似比較多,外間難免會比較,如何維繫成員間的健康心態?Winka直言同樣是溝通,「我這方面很坦白,遇到想不通或介意的事,會直接在group說出感受,比收在心更加好,大家知你介意什麼時,可以對應安慰你,或教你如何做得更加好及進步,只要有安全感又有什麼好介意。我覺得無論大家經歷什麼工作,最緊要感受彼此的心是連在一起」。Gao補充說:「我們成員有共同目標,並非只為打份工搵錢,真的想做些好作品出來。」

Marf知有不足之處

樹大招風,掛着「香港女團」牌頭的COLLAR,出道至今外界評價亦兩極,COLLAR未有因讚美而自滿,對批評也不敢怠慢,努力學習在讚美和各種批評聲中成長。蘇芷晴(So Ching)表示隊友不會因負評而特別不開心,有建設性的她會接受,「我反而開心有人真實說出來,讓我知道未來要努力和進步的地方」。Marf說:「我們不會沉醉於讚美,反而着重大家對我們的支持,是一種力量。我們也認知有做得不足和未夠好的地方,會以實際行動證明給大家看,有改善和進步。」

抱歉影響張敬軒演唱會聲譽

日前擔任張敬軒演唱會嘉賓首踏紅館,表現惹負評,Winka說:「不開心一定有,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我們8個對紅館都有憧憬,可以做得再好些,也沒什麼好解釋和澄清,我們都是對自己高要求的人,知道發生什麼事,但希望觀眾能給信心,讓我們再進步。」Candy和Ivy So被指「嗌歌」,Candy沒因負評不開心,自知在那次表演仍有很多進步空間和不足之處,希望汲取教訓,下次做得更好。她不開心的反而是影響到其他成員和張敬軒,因有人批評她們影響對方演唱會的聲譽,這點真的抱歉。Ivy So則視為一次經驗,最緊要之後努力做得更好,而不是一直卡在這個位。

最後問COLLAR想成為怎樣的女團?Gao表示身為香港製的女團,希望她們的多樣化能展示給觀衆看,能帶給大家力量和好的表演。

化妝:San chan、Kineks Ho、Janice Wong、Percy Shing、Cathy Zhang

髮型:Vic Lai、Kenji Chan、Kristy Cheng、Taurus Lee

styling:TeamCL

記者:陳釗

攝影:劉永銳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