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年無劇拍 想過轉行 趙希洛從癲后邁向視后

文章日期:2022年06月16日

【明報專訊】趙希洛近年成功入屋,被冠上「無綫御用癲婆」稱號。入行快15年的她努力打拼,不靠人脈關係走捷徑,由最初被標籤為靠屋企的「星二代」、「富二代」,到演技獲觀眾認同的「最佳女配角」。希洛坦言一路走來也曾氣餒,更試過一整年無劇拍,令她想過轉行,但心中對演藝的一團火驅使她繼續向前,並以「視后」為目標進發。

希洛在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的演出再獲好評,無論內心戲或面上微表情,皆給人深不可測感覺,隨着劇情推進,更令人愈看愈心寒,絕對是演技大爆發。

投入角色 心情受影響

希洛開心表示「宋慧琪」一角讓她過足戲癮,經歷了一個現實中無法體驗的人生;為令角色更立體,她投放了真實情感去演,例如在天台的喊戲,便喊了4.5小時,就算停機,眼淚也無法停下來,因為完全投入了角色世界。面對角色情緒猶如玩「過山車」般起伏,希洛笑言未至於拍到人都癲,但心情難免受影響,有時會比較低落,這時候她會去跑步和做瑜伽抒發,產生多些安多芬令自己清醒,順便keep fit;她亦從角色身上學習到堅強意志力。

發現第三者 選擇放手

劇中希洛發現老公陳山聰有婚外情,現實中她直言也有過被背叛的經歷,當時發現對方有第三者,於是即刻放手,「我是不會死纏爛打的,這方面與角色很不同;以我了解,太太的包容應該是大很多,但我只是女朋友,我相信有些事情如果要發生,怎樣擋也擋不住;我平時也不會check另一半電話,兩個人在一齊我覺得最重要是信任,不斷胡思亂想,辛苦的只是自己」。

希洛大方承認現時有拍拖數年的圈外男友,二人感情穩定,但她目前以事業為主,未想到結婚,男友對你的工作是否都很支持?希洛笑說:「不反對囉。」談到劇中與陳山聰和譚俊彥等幾名男士有多場激烈情慾戲,男友可有微言?她笑言:「我沒有問呀,播的時候我會帶他出去吃飯,不過他很少看電視劇的。(女友的劇都不支持?)無!不過Ok,我接受的,我已習慣了。」

要經歷由低做起過程

希洛現時可說事業、愛情兩得意;回想這些年一路走來其實一點也不易,不過她很感恩,雖然不是平步青雲,但也不屬於最困難,當然中間也有過氣餒的時候,「就是在攞『最佳女配角』前一年,我原本接了一套劇,種種原因幾次延期,最後我足足一整年沒拍過劇,那時全靠《搵食飯團》和《港生活.港享受》維持收入,於是我趁這段空檔去學高空瑜伽,當時亦真的有想過是否要轉行呢?因此還去考取瑜伽牌,希望多條出路,因眼見工作機會不多,收入又去到一個很不穩定的階段,始終那麼大個人,都要面對將來,慶幸跟黃智雯去法國學戲回來碰巧就有劇開了」。

有學歷、有家底的希洛大可找份高薪厚職,過着優哉游哉生活,但她堅持在演藝事業上打拼,全靠心中一團火,「我覺得每個人無論屋企給到你什麼,都要經歷一個由低做起和捱的過程,可能我感覺上比別人所用的時間長一些,機會又不是很穩定,但我覺得做演員最緊要保持初心,我的初心就是演好每一個角色」。

放下「星二代」包袱

希洛的母親是前藝人梁小玲;問到初入行時挾着「星二代」身分為她帶來方便,還是困擾?希洛直言:「絕對是困擾!以前我是不敢面對的,覺得這個包袱很大。起初沒有演戲底子,只能邊學邊做,將勤補拙,同時間又要面對外界的看法和評論,這些會變成一種壓力,所以有段時間我盡量跟家人分開,減少出席家庭活動,因為不想別人覺得我要經常黐住媽咪才有機會,而是希望透過自己努力得到大家認同。」她稱隨着成長,這個包袱現已放下了。

前年希洛的努力終於得到回報,在《萬千星輝頒獎典禮2019》憑《金宵大廈》獲頒最佳女配角。由以往被標籤為「星二代」到演技獲大家認同。希洛稱這對她來說是一種推動力,給予她力量繼續加油和前進。問到是否以「視后」為目標?希洛說:「當然會定多個目標給自己,這樣才會令你更加努力和積極去做,我都希望可拉近與視后的距離,會往視后這個目標邁進。」

化妝:Stephen Lau

記者:陳釗

攝影:劉永銳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