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歌后」逝世20周年 各地歌迷寶蓮禪寺拜祭 蘇永康憶梅艷芳臨終情景揭曾志偉爆喊

文章日期:2023年12月31日

【明報專訊】一代歌后梅艷芳(梅姐)昨日逝世20周年,來自香港、內地、英國、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等地過百歌迷參與「梅艷芳國際歌迷會」籌組的悼念活動,齊到大嶼山寶蓮禪寺拜祭。梅姐生前人緣甚佳,圈中好友蘇永康、蔡一智、蔡一傑與張堅庭等在社交網發文懷念她。蘇永康憶梅姐離世前狀况,透露曾志偉在醫院見到梅姐落淚,譚詠麟呆了良久,他形容梅姐是大家的精神領袖。蔡一智表示:「就算再多20年你仍然在我心中。」

記者:鍾一虹

過百梅姐歌迷昨日帶備祭品、鮮花,徒步到位於海會靈塔內拜祭偶像,眾歌迷集體默哀一分鐘,並大合唱《親密愛人》,有人感觸落淚。歌迷會籌委之一的Elsa與來自上海的Eileen一起受訪,Elsa是資深歌迷,追隨梅姐38年,對偶像轉眼離世廿載,認為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大家的傷心已收拾好,希望延續梅姐的善心,讓更多人認識這名「香港女兒」。

梅姐與粉絲打成一片

Elsa分享昔日難忘事,「我學生時代已追住梅姐出埠去亞洲登台,梅姐很喜歡熱鬧,完騷後回酒店房會和我們玩啤牌、耍盲雞,好開心,她完全沒架子,好照顧我們,更請主辦單位關顧我們的住宿是否安排妥善」。

25歲Eileen小時候看電影《逃學威龍》迷上梅姐10多年,欣賞對方形象百變,作品帶給人鼓勵和啟發,希望將梅姐的精神繼續承傳下去,「梅姐好似沒離開過,一直陪在歌迷身邊」。來自新加坡的Andrea集合當地一班歌迷所摺的過千隻紙鶴,表達對梅姐的思念。

難忘最後一次眼神接觸

蘇永康在社交網分享昔日與梅姐合照,回憶梅姐離世前狀况,表示2003年12月25日早上,他步入病房後說:「梅姐,我嚟咗啦……」那是他最後一次和梅姐的眼神接觸,「之後半小時醫護人員就開始幫你插喉,蘇小姐(梅艷芳國際歌迷會會長)開始坐旁邊唸心經……Marianne(梅艷芳生前經理人王敏慧)同我都知道呢一刻終於要來臨,Donny再次提醒我之前師傅吩咐過,在這個時候一定要在你耳邊講,叫你唔使擔心,亦都唔使掛念,我們都會好好的,你放心走吧,再沒有痛苦了!同時一定不能讓你聽到流眼淚,假如真的流眼淚,眼淚一定不能滴到你身體」。

蘇永康透露譚詠麟(校長)與曾志偉首先到場,「見到你在牀上插着喉,校長呆站了良久,志偉哥眼淚立刻奪眶而出,我把志偉哥請到一旁,把該說的話都說一次,那幾天我就在病房外,把這番話對入去見你的朋友都說一遍」。他大讚梅姐好叻,「你對後世的影響,我相信遠遠大於你自己想像。2003年初某一夜,你在跑馬地告訴我你有癌症,我對你說:『梅姐,請你好好保重,你係我哋嘅精神領袖』。其實不止我,我相信你還是那一代人的精神領袖」。梅姐離世後,蘇永康有頗長一段時間,晚上不敢聽梅姐的歌,因為一定會流眼淚。近年他覺得好像可以了,「我終於習慣梅姐在另一個空間」。

草蜢登台唱《壞女孩》 備咪給師父

張堅庭亦在社交網提及梅姐離世前,他在醫院的情景,「那年我應該是最後一個去到牀邊跟她軀體道別的朋友,她念舊,不忘我在她仍未大紅時邀請她在電影《表錯七日情》當第二女主角。我不慣喧鬧也不嗜酒,她見到我總叫亞庭、亞庭……亞庭什麼的她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內心的感激,打一個招呼問好而已。對朋友真摯她是真沒話說,走了都只是她影視好友打點一切,血緣不及友緣。

草蜢正在拉斯維加斯開騷,蔡一智在社交網分享合唱《壞女孩》片段,留言:「就算再多20年,你仍然在我心中。」Hashtag了「第一次帶我們到美國是你」、「今天在拉斯維加斯我們再次和你一起合唱」、「台上中間為你預備了咪高峰」 、「現場每一位朋友都用心和你合唱」、「大家都很掛念你」、「Anita,你好嗎」。蔡一傑則分享那些年跟梅姐同台合唱《黑夜的豹》片段,寫道:「忘不了和你一起高歌,忘不了和你一起跳舞,忘不了和你一起哭與笑 ,忘不了你。」

錄音愛遲到曾no show

倫永亮監製過多張梅艷芳專輯,他接受商台《星光背後》訪問,說阿梅很願意聆聽意見,音準很好,錄音神速,最快錄起的歌是《四海一心》,只需30分鐘,又從不咪嘴。至於阿梅有什麼錄音習慣?他笑說:「遲到囉,試過有一晚無到添。」

相關字詞﹕每日明報-娛樂